导航菜单

中国能源经研院执行院长魏秋利分享清洁能源70周年报告

  全球新能源网昨天我要分享

  :9月4日-6日,为期三天的2019中国国际清洁能源博览会暨中国智慧能源产业峰会(CEEC2019)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盛大开幕。

  博览会以“清洁能源融合发展”为主题,聚焦清洁替代、电能替代、智慧能源科技成果,通过大型会展活动,致力于推广清洁能源高效利用,推进能源转型,推动智慧能源科技创新发展,助力浙江省建设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促进长三角能源一体化建设。

  在第一个环节“开幕式致辞及启动仪式”中,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魏秋利博士为大家分享《清洁能源70周年报告》

  以下为会议实录:

  清洁能源的发展是新中国成长的见证,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我们的经济基础和能源基础都比较薄弱,相对比较弱小。当时整个电力装机才185万KW,水电是16万KW,到2018年末整个电力装机装机已经超过了7万亿,其中清洁能源的装机已经达到了75.6万MW。对比来看,我们在清洁能源的装机上已经增长了5000倍。整个清洁能源的发展情况以及国家GDP的发展趋势和曲线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认为清洁能源的发展见证了整个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成就。

  从我们的电力结构可以看出1949年我们是二元电力结构,因为我们没有拿到1959年、1969年的数据,所以用1957年和1970年的数据替代。1957年我们的水电占比已经达到20%,到1970年是26%,1979年就已经到了30%,到1989年又回落到27%,所以我们的水电和火电一直是属于二元结构。1984年开始建立了秦山核电站,但到1991年才开始投入使用,所以这时候我们的水、电、核的混合使用,1991年已经进入了核电多元混合的情况,但还是以水电和火电为主,核电方面已经有了秦山核电站,但使用量比较小。

  2009年《可再生能源法》发布以后,清洁能源发展迅速,这时候就可以看到整个电力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更复杂了。去年我们发现在之前火电或者煤电的装机一直在70%以上,去年一下子掉落到60,我们测算了一下,清洁能源的占比应该在40%左右,不到41%。所以,正好见证了整个经济的发展过程,也就是能源结构更复杂,更向清洁化转变。这也是经济调结构转型发展的见证。

  我们认为,清洁能源的70年是追赶超越的历史。我们国家的清洁能源是从无到有、从有到领先,从单一的领先到全产业的领先,我们的无也是从单一到门类齐全,到全产业链齐全的过程。首先,从量上来讲,1949年主要是水电装机,天然气也很少。但到去年年底,我们发现水电、风电、光伏在容量都已经是全球第一了。目前,我们的核电是全球第三,如果加上在建容量,可能可以在很快情况下达到全球第一的水准。

  上面提到的电站情况。这也是从有到领先的过程,2010年华能小湾水电站4号机组投产以后,我们的水电装机容量就突破了2亿KW,那一年就这个机组我们就成为了全球第一。其实真正商业化的风电场是1989年2.05MW的风电场,这个规模在当时算比较大,2010年我们首次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第一。最传奇的是光伏,之前虽然有一些小小的电站,但2011年之前国家的光伏装机容量一直很小,但“双反”之后,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从很小的份额一下子到了全球第一。2015年首次超越德国成为了全球第一。

  现在清洁能源最应该自豪和骄傲的是产业链、研发技术和门类最齐全,产业链也是全球领先。我们觉得最值得举例的是太阳能光伏,无论是热利用还是光伏发电,在产业链的环节上都是全球第一。我举了几个小例子,我们的组件制造、电池制造方面。在水利方面,我们的建造市场份额在大宗型方面已经是全球第一,我们有全球领先的设计建造公司。

  我们是结构不断优化的革新历程。我们专门列出了结构,1989年的时候还是清洁能源以水电为主,到1999年还是风电和水电还很小,2009年水电还是84%,去年水电一下子不到50%,其他风电和光伏不断增长,已经进入了多元化。我们没有划出完整的曲线,在《可再生能源法》实施以后,在光伏平价上网,光伏电价补贴和风电电价补贴之后,整个清洁能源指数级的发展。

  我们是奇迹频出的历史。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很多奇迹,其中最大的奇迹就是三峡水电工程,还有一个奇迹就是风电三峡工程。如果大家到九泉,风电场非常壮观。在甘肃的光伏电站也非常壮观,真的是奇迹频出。这是一个迎接辈出的时代。因为有很多前辈创造了整个清洁能源的历史。

  这是一个百舸争叫的时代,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企业。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清洁能源的历史是一部国际合作的历史。我们国家的光伏产业怎么培养起来,是国外市场培养了我们的制造业。2011年之前,光伏产业一直被诟病的问题就是“两头在外”,源头在外,市场在外,只有制造业在国内,但正因为有这样的国际市场和国际合作才有这样的水平,秦山核电站也是国际的典范,现在在巴基斯坦建的华龙核电站也是国际合作的典范。这是在梳理过程中,我们自己的收获。

  我们认为清洁能源发展到现在,新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内因,时势造英雄,时势也可以造产业,我们认为政策法规完善是基础保障。《可再生能源法》实施以后,清洁能源指数级的增长。科技进步是动力,清洁能源是时间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光伏发电时间很长,发现光伏效应最早是在实验室,但通过在控制系统、电力电子、材料制备、装备制造业的技术发展,才推动了光电技术从实验室走到商业化,从商业化走到今天的水平。

  国际贸易是发展的历史机遇,现在清洁能源或者光伏产业可以到今天,我们国家有很多世界一流领先的光伏产业,业务遍及全球,包括欧洲、美洲,全力支持清洁能源产业的发展。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清洁能源很快会成为主导能源,太阳能和风能可能会成为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在这个过程中,随着新技术的发展,能源的利用形式可能会发生颠覆性或者革新性的变化,我们认为分布式和综合利用,我们不计较来源,而是关注利用的场景,以场景定位能源的利用方式、来源方式。

  我们认为氢能核能、天然气发展可期,因为核聚变技术进步很快,我们国家的核聚变技术已经是全球领先,如果有一天从实验室走到商业化利用的时候,不能说100%解决人类的能源问题,如果核聚变技术可以达到商业化的应用,真正是很好的未来。

  收藏举报投诉

  :9月4日-6日,为期三天的2019中国国际清洁能源博览会暨中国智慧能源产业峰会(CEEC2019)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盛大开幕。

  博览会以“清洁能源融合发展”为主题,聚焦清洁替代、电能替代、智慧能源科技成果,通过大型会展活动,致力于推广清洁能源高效利用,推进能源转型,推动智慧能源科技创新发展,助力浙江省建设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促进长三角能源一体化建设。

  在第一个环节“开幕式致辞及启动仪式”中,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魏秋利博士为大家分享《清洁能源70周年报告》

  以下为会议实录:

  清洁能源的发展是新中国成长的见证,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我们的经济基础和能源基础都比较薄弱,相对比较弱小。当时整个电力装机才185万KW,水电是16万KW,到2018年末整个电力装机装机已经超过了7万亿,其中清洁能源的装机已经达到了75.6万MW。对比来看,我们在清洁能源的装机上已经增长了5000倍。整个清洁能源的发展情况以及国家GDP的发展趋势和曲线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认为清洁能源的发展见证了整个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成就。

  从我们的电力结构可以看出1949年我们是二元电力结构,因为我们没有拿到1959年、1969年的数据,所以用1957年和1970年的数据替代。1957年我们的水电占比已经达到20%,到1970年是26%,1979年就已经到了30%,到1989年又回落到27%,所以我们的水电和火电一直是属于二元结构。1984年开始建立了秦山核电站,但到1991年才开始投入使用,所以这时候我们的水、电、核的混合使用,1991年已经进入了核电多元混合的情况,但还是以水电和火电为主,核电方面已经有了秦山核电站,但使用量比较小。

  2009年《可再生能源法》发布以后,清洁能源发展迅速,这时候就可以看到整个电力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更复杂了。去年我们发现在之前火电或者煤电的装机一直在70%以上,去年一下子掉落到60,我们测算了一下,清洁能源的占比应该在40%左右,不到41%。所以,正好见证了整个经济的发展过程,也就是能源结构更复杂,更向清洁化转变。这也是经济调结构转型发展的见证。

  我们认为,清洁能源的70年是追赶超越的历史。我们国家的清洁能源是从无到有、从有到领先,从单一的领先到全产业的领先,我们的无也是从单一到门类齐全,到全产业链齐全的过程。首先,从量上来讲,1949年主要是水电装机,天然气也很少。但到去年年底,我们发现水电、风电、光伏在容量都已经是全球第一了。目前,我们的核电是全球第三,如果加上在建容量,可能可以在很快情况下达到全球第一的水准。

  上面提到的电站情况。这也是从有到领先的过程,2010年华能小湾水电站4号机组投产以后,我们的水电装机容量就突破了2亿KW,那一年就这个机组我们就成为了全球第一。其实真正商业化的风电场是1989年2.05MW的风电场,这个规模在当时算比较大,2010年我们首次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第一。最传奇的是光伏,之前虽然有一些小小的电站,但2011年之前国家的光伏装机容量一直很小,但“双反”之后,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从很小的份额一下子到了全球第一。2015年首次超越德国成为了全球第一。

  现在清洁能源最应该自豪和骄傲的是产业链、研发技术和门类最齐全,产业链也是全球领先。我们觉得最值得举例的是太阳能光伏,无论是热利用还是光伏发电,在产业链的环节上都是全球第一。我举了几个小例子,我们的组件制造、电池制造方面。在水利方面,我们的建造市场份额在大宗型方面已经是全球第一,我们有全球领先的设计建造公司。

  我们是结构不断优化的革新历程。我们专门列出了结构,1989年的时候还是清洁能源以水电为主,到1999年还是风电和水电还很小,2009年水电还是84%,去年水电一下子不到50%,其他风电和光伏不断增长,已经进入了多元化。我们没有划出完整的曲线,在《可再生能源法》实施以后,在光伏平价上网,光伏电价补贴和风电电价补贴之后,整个清洁能源指数级的发展。

  我们是奇迹频出的历史。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很多奇迹,其中最大的奇迹就是三峡水电工程,还有一个奇迹就是风电三峡工程。如果大家到九泉,风电场非常壮观。在甘肃的光伏电站也非常壮观,真的是奇迹频出。这是一个迎接辈出的时代。因为有很多前辈创造了整个清洁能源的历史。

  这是一个百舸争叫的时代,出现了很多优秀的企业。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清洁能源的历史是一部国际合作的历史。我们国家的光伏产业怎么培养起来,是国外市场培养了我们的制造业。2011年之前,光伏产业一直被诟病的问题就是“两头在外”,源头在外,市场在外,只有制造业在国内,但正因为有这样的国际市场和国际合作才有这样的水平,秦山核电站也是国际的典范,现在在巴基斯坦建的华龙核电站也是国际合作的典范。这是在梳理过程中,我们自己的收获。

  我们认为清洁能源发展到现在,新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内因,时势造英雄,时势也可以造产业,我们认为政策法规完善是基础保障。《可再生能源法》实施以后,清洁能源指数级的增长。科技进步是动力,清洁能源是时间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光伏发电时间很长,发现光伏效应最早是在实验室,但通过在控制系统、电力电子、材料制备、装备制造业的技术发展,才推动了光电技术从实验室走到商业化,从商业化走到今天的水平。

  国际贸易是发展的历史机遇,现在清洁能源或者光伏产业可以到今天,我们国家有很多世界一流领先的光伏产业,业务遍及全球,包括欧洲、美洲,全力支持清洁能源产业的发展。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清洁能源很快会成为主导能源,太阳能和风能可能会成为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在这个过程中,随着新技术的发展,能源的利用形式可能会发生颠覆性或者革新性的变化,我们认为分布式和综合利用,我们不计较来源,而是关注利用的场景,以场景定位能源的利用方式、来源方式。

  我们认为氢能核能、天然气发展可期,因为核聚变技术进步很快,我们国家的核聚变技术已经是全球领先,如果有一天从实验室走到商业化利用的时候,不能说100%解决人类的能源问题,如果核聚变技术可以达到商业化的应用,真正是很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