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重磅】何亚非:当今世界需要坚持和重塑多边主义

  盘古智库3天前我要分享

  

  本文大概2700字,读完约7分钟

  

  “

  中国作为新兴大国,需要坚持70年的外交传统,也要创新发展,坚持、重塑多边主义,支持联合国的各项倡议,并在G20、金砖机制、上海合作组织等新多边机制内发挥积极引领作用,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从容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惊涛骇浪,寻找人类社会的美好未来。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原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本文来源于“中美聚焦网”。”

  

  不久前,我在与斯洛文尼亚前总统图尔克讨论多边主义时谈及当今世界乱象纷呈的困境,图尔克以欧洲人特有的乐观说,现在世界是“从有希望走向可能的成功”(from hopeful to possible success)。我理解我们共同的想法是,多边主义虽遭受多方冲击,全球治理体系漏洞百出,但有中国这样新兴大国和其他国家的坚持,仍有可能凤凰涅磐,走向成功的彼岸。

  

  一、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顾新中国外交70年走过的不平凡之路,我们深刻体会到,无论是建国初期提出的“独立自主”外交政策,还是70年代末中国决心改革开放拥抱全球化,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系列涉及全球治理的新思想,明确提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把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包括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建立全球伙伴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鲜明体现了中国始终坚定地支持、维护“多边主义”的国际关系民主化理念和框架。习近平总书记说,世界的事情需要大家商量着办,不能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讲的就是多边主义的核心思想。

  总结新中国外交70年的成就与经验:独立自主是中国外交的基石,公平正义是中国外交的信念,互利共赢是中国外交的追求,多边主义是中国外交的坚守。

  1、1955年的万隆会议,由刚登上世界舞台的新中国倡议,并经过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促进世界和平与合作的宣言》,提出处理国际关系的十项原则,体现了亚非地区各国为争取民族独立、维护世界和平而团结合作、共同斗争的崇高思想和愿望,成为国际公认的以多边主义处理国家关系的基础。

  2、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适应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趋势,全面融入、坚定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2001年中国成为WTO正式成员,迅速成为全球生产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为推动世界和平与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3、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进行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形成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即习近平外交思想。中国外交坚持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坚持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基础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以深化外交布局为依托打造全球伙伴关系,坚持以公平正义为理念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积极推动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多边主义已经融入中国外交的方方面面。

  二、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今世界正处于后“冷战”时期最复杂敏感、最跌宕起伏的历史关键转折期,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处于“兵临城下”的困境,单边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叠加呼应,从根本上冲击多边主义思想及现行机制。

  美国和特朗普政府置国际规则于不顾,退出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与伊朗的核行动计划、美俄《中导协议》,出尔反尔反复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一些人甚至主张美中经济“脱钩”或者“割裂”,图谋重组全球生产链和价值链。美国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背后有深刻的国内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因素,也有霸权国家出于对新兴大国发展“战略焦虑”的全面打压。不幸的是,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并非美国的孤立现象:英国新首相执意在10月底“硬性脱欧”;欧洲不少国家严重的移民/难民问题、经济和债务危机正在撕裂欧盟的多边主义架构,欧盟和欧元前景难卜;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金融风险再次剧增。这些都对多边主义框架内的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体系造成重创,WTO何去何从今年底就要见分晓。美国最近发布文件,坚持单方面重新定义WTO框架的“发展中国家”类别。

  与此同时,多边主义的内涵和外延这些年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联合国宪章》内容包罗万象,始终是国际社会坚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的“罗盘”。需要看到,联合国成立之初起主要目的是建立大国协商一致的集体安全体系,以确保人类避免再次发生战争的浩劫。从这个意义看,联合国及其安理会功不可没。

  然而,二战结束以来特别是冷战终结,我们看到,这几十年世界多极化加速推进,大国关系深入调整;经济全球化持续发展,全球经济格局深刻演变;国际安全挑战错综复杂,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多边主义的内涵和外延都有很大变化,以多边协商、谈判方式来解决地区和全球问题成为全球治理的主要路径和渠道,从主要集中在政治安全领域逐步发展扩大到经济金融、健康卫生、科学技术、标准制定、外空海洋、网络空间、军备控制、人工智能、气候变化等等,几乎无所不包。我在日内瓦工作期间,每年在瑞士日内瓦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要召开上万个会议或者谈判,多边主义的理念和机制已经与各国外交和全球治理密不可分。

  从机制上看,多边主义以“解决问题为导向”,不仅仅限于联合国这样的普遍性、全球性政府间国际组织,而是依照不同问题和涉及对象,采取“立场/兴趣相近”国家和组织结合成不同机制的模式,日益多元、丰富多彩。各个地区组织近几十年如雨后春笋,如东盟、非盟、欧盟、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拉美共同体等。随着多极化发展和全球性危机接踵而来,G7/G8、G20、金砖国家组织纷至沓来。至于将近400多个全球和区域性自贸区安排(FTAs)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内容各异,形式多样。在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之外(与联合国或多或少都有关系)的各种多边机制现在多如牛毛。有的很有分量,譬如G20在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作为“全球经济治理首要平台”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作用无出其右。有的可能只起到短暂的作用。

  三、明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将首次审议《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落实情况,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已经拟定UN75的计划,这些都是国际社会对坚持和完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作出的新努力,以期共同发出“坚定支持多边主义”、“坚定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的声音,共同发出“大家共同发展才是真发展”、“可持续发展才是好发展”的强有力呼声。

  中国作为新兴大国,需要坚持70年的外交传统,也要创新发展,坚持、重塑多边主义,支持联合国的各项倡议,并在G20、金砖机制、上海合作组织等新多边机制内发挥积极引领作用,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从容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惊涛骇浪,寻找人类社会的美好未来。■

  【重磅】何亚非: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大挑战

  【解读】何亚非:改革开放是中国创举和世界福音(中英双语)

  收藏举报投诉

  

  本文大概2700字,读完约7分钟

  

  “

  中国作为新兴大国,需要坚持70年的外交传统,也要创新发展,坚持、重塑多边主义,支持联合国的各项倡议,并在G20、金砖机制、上海合作组织等新多边机制内发挥积极引领作用,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从容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惊涛骇浪,寻找人类社会的美好未来。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顾问委员会高级顾问、原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本文来源于“中美聚焦网”。”

  

  不久前,我在与斯洛文尼亚前总统图尔克讨论多边主义时谈及当今世界乱象纷呈的困境,图尔克以欧洲人特有的乐观说,现在世界是“从有希望走向可能的成功”(from hopeful to possible success)。我理解我们共同的想法是,多边主义虽遭受多方冲击,全球治理体系漏洞百出,但有中国这样新兴大国和其他国家的坚持,仍有可能凤凰涅磐,走向成功的彼岸。

  

  一、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顾新中国外交70年走过的不平凡之路,我们深刻体会到,无论是建国初期提出的“独立自主”外交政策,还是70年代末中国决心改革开放拥抱全球化,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系列涉及全球治理的新思想,明确提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把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包括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建立全球伙伴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鲜明体现了中国始终坚定地支持、维护“多边主义”的国际关系民主化理念和框架。习近平总书记说,世界的事情需要大家商量着办,不能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讲的就是多边主义的核心思想。

  总结新中国外交70年的成就与经验:独立自主是中国外交的基石,公平正义是中国外交的信念,互利共赢是中国外交的追求,多边主义是中国外交的坚守。

  1、1955年的万隆会议,由刚登上世界舞台的新中国倡议,并经过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促进世界和平与合作的宣言》,提出处理国际关系的十项原则,体现了亚非地区各国为争取民族独立、维护世界和平而团结合作、共同斗争的崇高思想和愿望,成为国际公认的以多边主义处理国家关系的基础。

  2、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适应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趋势,全面融入、坚定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2001年中国成为WTO正式成员,迅速成为全球生产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为推动世界和平与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3、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进行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形成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外交思想,即习近平外交思想。中国外交坚持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坚持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基础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以深化外交布局为依托打造全球伙伴关系,坚持以公平正义为理念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积极推动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多边主义已经融入中国外交的方方面面。

  二、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今世界正处于后“冷战”时期最复杂敏感、最跌宕起伏的历史关键转折期,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处于“兵临城下”的困境,单边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叠加呼应,从根本上冲击多边主义思想及现行机制。

  美国和特朗普政府置国际规则于不顾,退出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与伊朗的核行动计划、美俄《中导协议》,出尔反尔反复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一些人甚至主张美中经济“脱钩”或者“割裂”,图谋重组全球生产链和价值链。美国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背后有深刻的国内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因素,也有霸权国家出于对新兴大国发展“战略焦虑”的全面打压。不幸的是,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并非美国的孤立现象:英国新首相执意在10月底“硬性脱欧”;欧洲不少国家严重的移民/难民问题、经济和债务危机正在撕裂欧盟的多边主义架构,欧盟和欧元前景难卜;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金融风险再次剧增。这些都对多边主义框架内的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体系造成重创,WTO何去何从今年底就要见分晓。美国最近发布文件,坚持单方面重新定义WTO框架的“发展中国家”类别。

  与此同时,多边主义的内涵和外延这些年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联合国宪章》内容包罗万象,始终是国际社会坚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的“罗盘”。需要看到,联合国成立之初起主要目的是建立大国协商一致的集体安全体系,以确保人类避免再次发生战争的浩劫。从这个意义看,联合国及其安理会功不可没。

  然而,二战结束以来特别是冷战终结,我们看到,这几十年世界多极化加速推进,大国关系深入调整;经济全球化持续发展,全球经济格局深刻演变;国际安全挑战错综复杂,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多边主义的内涵和外延都有很大变化,以多边协商、谈判方式来解决地区和全球问题成为全球治理的主要路径和渠道,从主要集中在政治安全领域逐步发展扩大到经济金融、健康卫生、科学技术、标准制定、外空海洋、网络空间、军备控制、人工智能、气候变化等等,几乎无所不包。我在日内瓦工作期间,每年在瑞士日内瓦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要召开上万个会议或者谈判,多边主义的理念和机制已经与各国外交和全球治理密不可分。

  从机制上看,多边主义以“解决问题为导向”,不仅仅限于联合国这样的普遍性、全球性政府间国际组织,而是依照不同问题和涉及对象,采取“立场/兴趣相近”国家和组织结合成不同机制的模式,日益多元、丰富多彩。各个地区组织近几十年如雨后春笋,如东盟、非盟、欧盟、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拉美共同体等。随着多极化发展和全球性危机接踵而来,G7/G8、G20、金砖国家组织纷至沓来。至于将近400多个全球和区域性自贸区安排(FTAs)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内容各异,形式多样。在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之外(与联合国或多或少都有关系)的各种多边机制现在多如牛毛。有的很有分量,譬如G20在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作为“全球经济治理首要平台”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作用无出其右。有的可能只起到短暂的作用。

  三、明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将首次审议《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落实情况,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已经拟定UN75的计划,这些都是国际社会对坚持和完善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体系作出的新努力,以期共同发出“坚定支持多边主义”、“坚定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的声音,共同发出“大家共同发展才是真发展”、“可持续发展才是好发展”的强有力呼声。

  中国作为新兴大国,需要坚持70年的外交传统,也要创新发展,坚持、重塑多边主义,支持联合国的各项倡议,并在G20、金砖机制、上海合作组织等新多边机制内发挥积极引领作用,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从容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惊涛骇浪,寻找人类社会的美好未来。■

  【重磅】何亚非: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大挑战

  【解读】何亚非:改革开放是中国创举和世界福音(中英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