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韩国女性掀起抵制化妆风潮!到底为什么,韩式美妆出现负面声浪?



  韩式美妆又再一次进化,然而,这次与我们印象里的方向不太一样了。在引领全球风潮之后,韩国正掀起一场呼吁让审美标准回归现实的新革命,究竟韩国美妆产业发生了什么变化?又为什么选择此时采取行动呢?

  韩国美容技术与创新配送系统,似乎仍无法满足全球各地得美妆控,包括法国Sephora在内的零售商纷纷在网站上画设专属空间,而韩式美妆也与系出同门的K-Pop 有了相似的称号——K-Beauty。这种热潮将韩式美妆的总值推上130亿美元的尖峰,光是去年就有5.11亿美元的商品出口到美国,而根据全球市场研究与洞察公司Mintel的报告,韩国目前是全球十大美容市场之一,脸部护肤品占总量的51%。Mintel还预测,2020年以前韩式彩妆的价值将达到28亿美元左右,脸部护肤品则多达72亿美元之多。

  

  什么是韩式美妆?

  韩式美妆不仅为我们带来新产品,还描绘出一种「外貌」。这种外貌在其他国家也符合某些人的理想,但是在韩国,却几乎是种强制性的标准。在大多数韩国社交圈,外表不仅和自我表达有关,也和女性气质、得体与否有关,例如人们会将不化妆外出视为不礼貌的行为,而且妆容风格明显一致:精致五官、细致毛孔、雪白肤色、娃娃般的大眼睛和长睫毛、玫瑰花瓣似的嘴唇与长发,这些俨然成了化妆必备公式。这种将自己打造成卡通人物般妆容的教学影片,在YouTube上有数百万则,当影片中的刷具好不容易停下来,接下来又是另一道更繁复的手续:社群媒体上各式各样梦幻滤镜。

  韩国的人均整容手术率高于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女性喊着要割双眼皮、缩下巴,仿佛最终目标就是一副「标准」的年轻面貌,以至于其他女性须承受着必须勉强自己符合这副「模型」的压力。

  

  为什么韩式美妆出现负面声浪?

  由美妆YouTuber、知名KOL所发起的「挣脱束衣」(escape the corset)运动,是韩国女性对现状公开表达的不满,她们公开挑战任何期待女性妆发服装符合某种模样的人,尤其是传统的男性眼光。除了#EscapeTheCorset,韩国社会也对开始对整容广告发起几乎不间断的攻击声浪,一股社会运动持续酝酿,焦虑不安的噪音如今已经扩大不可忽视的战争口号,抗议整个社会对女性强加不切实际的期望。

  「这个女权运动本质上有象征意义,」创立护肤品牌Peach&Lily 的企业家Alicia Yoon 解释,「女性纷纷丢弃化妆品,剪短头发,宣告自己不会再遵循特定的外貌规范。当然,你可以既喜欢长发和化妆,又是个女权主义者,但这个运动至少是一些女性表达自己、反抗父权标准的方式。」在「挣脱束衣」运动开始之前,韩国还有其他女权主义运动,包括工作场所的#MeToo,以及对同工同酬愈来愈多的呼声。Alicia Yoon说:「我认为基本广泛的女权主义运动非常重要,而这幅美丽锦绣中处处发生的各种微小运动也很棒,包括有助于带动针头的『挣脱束衣』运动。」

  

  韩国的「挣脱束衣#EscapeTheCorset」运动是怎么来的?

  去年,韩国新闻主播林贤珠(?,Lim Hyeon-ju)因成为第一位在主流电视台节目中戴眼镜播报的女主持人而引起热议。她戴的眼镜并不显眼,在设计上也和男性同行经常戴的款式差异不大,唯一差别只在于:韩国女性在电视上并不戴眼镜。

  林贤珠的直播服装发声后,出现了一系列同样大胆的行动。前美妆YouTuber Lina Bae 在2018 年6 月发布了一支观看次数超过750 万,名为「我不漂亮」的影片。她在影片中拿下眼镜、换上隐形眼镜、往脸上打粉底、抹一层又一层眼影、黏上假睫毛、刷睫毛膏和腮红,最后,涂了鲜艳的红唇膏。目前为止都是标准的化妆教学。不过,随着化妆品渐渐堆叠起来,萤幕上也闪过一条又一条对她的外表苛刻的留言,多半是来自网路酸民。接着她开始抹掉所有化妆品,拿下隐形眼镜,再次戴上眼镜,并将长发重新绑成马尾,酸民的嘲讽也逐渐消失。影片最后打上字幕:「我不漂亮,但没关系……不要把你自己和媒体上的形象比较。你现在的样子就很特别。」

  Jiwon Park(Instagram 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