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37万股民苦苦蹲守 司法重整能否让庞大集团“起死回生”

(原标题:370,000名股东蹲下来观察司法重组可以让巨人团队“从死里复活”)

9月12日晚,备受瞩目的* ST Huge()公布了重组的最新进展公告。

公司确定了预期的投资者,大集团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及其协调行为人同意转让他们持有的所有大型集团股份。

这个前汽车经销商巨头可以通过这个“处方”的司法重组来拯救,以“复活死亡”吗?

控制器和一致行动者:同意转让所有持有的股份

9月12日,ST的巨额收盘价定为1.06元。

这是连续第四个交易日,* ST的巨大“一字”已经下降并停止,每天都有数百万的销售订单堆积在一个地方。

图片来源:Wind

最终,*ST庞大的披露公告称,管理人已寻求各方协商,确定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控”)和深圳市远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伟资产”)为“远伟资产”组成的联合体。深圳市国运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力”)是公司重组的意向投资者。

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这一庞大集团的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同意转让其持有的全部庞大集团的股份,并对投资者进行有条件转让。这件事将成为经理未来发展计划草案的一部分。

管理人将进一步与上述意向投资者协商,根据债务报告和资产评估情况,会同债权人和其他投资者全面制定重组方案草案,并在统计范围内提交债权人会议和资金。乌托里时限。在小组会议上投票。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商控股是由深圳市政府、市工商联于2011年发起,79家深圳市重点民营企业共同投资成立的一家从事金融服务类、大型项目投资和高新技术开发与生产的大型民营企业。79家股东企业中,有10家上市公司的踪影,包括海王生物、海王英特龙、香江控股、拓维信息、中青宝、格林美、雄韬股份、华孚时尚等。

元维资产是深商集团在重整领域的合作方,公司以重组并购、股权投资、资产管理、资产交易业务为主。此前的资本运作案例包括,琼海德、两网及退市公司琼南洋、深中浩、香 港上市公司智富能源、深圳市佳兆业前海广场等项目。而国民运力则是一家为城市交通提供解决方案的城市交通运营商。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认为,引入的战略投资人资本状况固然非常重要,资金注入进来是必要因素,但其管理团队的经营策略方针也直接关系到企业经营情况,此外,目前国内的汽车销售环境等外部因素也直接影响重整的成败。

重整:出现转机有可能起死回生

9月9日,因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庞大集团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更名为“*ST庞大”。

公司申请重整,主要因为公司2017年5月4日向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借款1700万元,但到期后无法偿还,随后冀东丰公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法院提起重整的申请。

如何定义上市公司破产重整?

重整制度是我国2007年新破产法颁布时引入的一项制度,类似于国外的破产保护制度,是指专门针对可能或已经具备破产原因但又有维持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经由各方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在法院的主持和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进行业务上的重组和债务调整,以帮助债务人摆脱财务困境、恢复营业能力的法律制度。

截至2018年,全国一共有54家上市公司实施了重整。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庞大集团成功实施重整,将有效降低资产负债率,解决债务包袱,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提升公司盈利能力,重回良性发展轨道。

“破产重整是为了挽救债务人,如果出现转机,债务人有可能起死回生。至于能不能起死回生,要看药方疗效是否能对症,同时还要结合外部环境。”许浩向中证君表示。

同时,公司也提示,若重整失败,公司将被法院宣告破产,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被银行抽贷 深陷流动性危机

庞大集团也曾有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在中国汽车市场销量一路高歌,“躺着赚钱”的年代,庞大集团2010年销售各类汽车47万辆,经销20个品牌销售量名列全国同行第一名。2011年是国内首家通过IPO方式登陆A股市场的汽车经销商集团。

成功上市后,庞大集团开始实施扩张计划。2011年,庞大集团新增331家经营网点,到了2012年末,网点增加172家至1429家。

与其他汽车经销商采用租地建4S店不同的是,庞大集团热衷于买地建店。2017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庞大集团无形资产47.5亿元,主要为土地使用权。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2017年。2015年,公司与国信证券签订了带有高杠杆性质的股权收益权互换协议,中国证监会就此在2017年5月下发了行政处罚书,认为公司存在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调查等情况。

这场信任危机直接导致庞大集团被银行抽贷,深陷流动性危机。2018年,庞大集团出现了业绩“变脸”:实现营业收入420.33亿元,同比下降40.37%,亏损61.55亿,较上一年同期下降3003.23%。2019年上半年,庞大集团亏损11.98亿元,同比下降563.66%。

这家市值一度超过600亿元、昔日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股价从最高点8.36元/股,跌落至如今的1.06元/股,市值仅有70.8亿元,不禁让人唏嘘。

站在生死存亡的关口,这家昔日的汽车经销商巨头,能否被司法重整这剂“药方”救起从而“起死回生”?而公司如果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则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37万苦苦蹲守的股东,能否成功实践格雷厄姆“捡烟头式”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