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战后六年,漂泊英雄深深思念着恋人,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37)

  (文/于晓敏)凯蒂又雇用沃克回到原来的公寓,让沃克经常带女孩到公寓大声地行男女之事,以此引诱隔壁的阳戈渴望异性。

  阳戈搬迁了公寓。他的业余环境安静了下来。

  一天,阳戈放学归来,经过隔壁公寓的门前,门大开着,凯蒂与沃克正在门前拥吻。

  阳戈说声对不起,没承想凯蒂与沃克一起把他扯进了房间。这两个擅于嬉闹的年轻人,试图制服阳戈就范,岂会是阳戈的对手啊,阳戈不费吹灰之力就挣脱了。

  阳戈回到自己房间想,这样以躲闪的方式对付年轻开放的凯蒂不是办法,于是他拿起曾来看望他的“合欢船王”带来的红酒,走进隔壁房间,请他们一起喝酒,交朋友。

  此后凯蒂再未出现。

  战后六年,漂泊英雄深深思念着恋人,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37)

  阳戈每天都想起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华翎。他与华翎曾对未来承诺永远在一起。

  但是,在何时,他们可以完全地出现在彼此的明天里呢?

  一切事都可以更改,唯独此事不改,因为承诺了就是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一双人。阳戈的内心始终都是这么固执地坚持。

  这是战后的第六年了,阳戈一直未近女色,玉龙越发清朗剔透,浑身泛着冷峻的光芒。玉龙又与玉凤迢迢遥远,不得玉凤的反润,脂气溶开,就似一枚千万年的积雪玉化成坚冰。

  珍贵的和田玉的根,是埋藏在冰层下面的。所以极品和田玉都是光泽柔和,含蓄内敛。但阳戈与华翎思深念切,导致玉佩的光泽也有些炫丽了。尤其玉龙的眼神太过明亮执念,尽早回到故乡的期盼之光仿佛要穿透千万里的黑夜白昼。

  阳戈眼睛变色时的情绪是多向性的,除了对华翎的思念,还有对故乡、对父亲、对战友的思念。

  在一个从剑桥大学放学回来的夜晚,阳戈在泰晤士河边坐了下来。漫天星辰,凉风阵阵,闻得“翎香”四溢。翎子花香根扎在他的灵魂里,那已成为故土的?丁?

  战后六年,漂泊英雄深深思念着恋人,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37)

形平房的屋顶,同时也洒落在后庭院井里的水面。夜晚的镇上有一犬吠起,就立马引起群犬争吠,唤起井水波澜摇荡,破碎了洒落的星光,井水看似就像开了锅。父亲和晚饭后来到家中的顾晓初坐在井边,聊到很晚。顾晓初的身体很少晃动,一直凌腰坐着,偶尔扭头看看四周,像小鹿回头。阳戈完成家庭作业拉开自己房门出来时,撞上了父亲与顾晓初握手告别。他俩手握得轻轻的,而眼神热烈,四目里分明纠缠着不舍。先是顾晓初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了阳宏昌的手,看着阳戈,竟紧紧搂住了还是小孩子的阳戈好久……

  此时坐在泰晤士河边的阳戈,回忆起自己当兵后,还曾给顾阿姨也是历史课的顾老师写过信,她还很快回了信,鼓励他在部队好好干。

  微风吹过泰晤士河,水面星光破碎。阳戈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他想起了杜朝阳……他又深深地想起了父亲和顾阿姨,想起了他俩一对同命相怜的故交,应该走在了一起吧……但愿,真的如此。

  对恋人的思念,是所有思念中最深切的。

  战后六年,漂泊英雄深深思念着恋人,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37)

  阳戈每在思念华翎不知所以然的时刻,他会拿出霞飞粉饼盒里夹着的照片,看看那上面的华翎。他想看华翎的照片天天都可以看,但他担心经常看会把照片看旧了,看华翎的照片成了他的一种奢侈。还有,他看照片的时候自然会看到杜朝阳,他的心会很痛。

  阳戈更多的时候是拿出玉龙佩在光下端详,就能够看到玉龙眼睛幽蓝与褐绿的变色。他知道这是自己眼睛在玉龙眼上的折射。

  这就是“凤求凰”啊,“慰我彷徨”;这就是“蹙损淡淡春山”翘首以望!

  幽蓝褐绿,是穿山越海的颜色。是山的春秋冬夏流光、水的青蓝绿碧的穿越。

  世上确实有灵玉。人间确实有相信灵玉神功之人。但愿翎儿是相信人中的一个。

  阳戈看到佩在自己身上玉龙佩的样态,就认定玉凤始终在华翎身上,而且她还安然无恙。

  由此想到:玉龙凤的明澈来源于华翎的纯洁,也来源于自己的坚贞。

  思念是不计名誉的花,是一种无畏的生长。

  无畏结下希望之花。花开花落,转眼一年又是一年。

  战后六年,漂泊英雄深深思念着恋人,罗援力荐小说:谁是失踪者(37)

  年年思念。日日思念。生生一个人把另一个人苦苦思念。阳戈一次次想起那年自卫还击庆功会后与华翎的盟誓:

  ——神奇的龙凤灵玉,果真保佑我们从战场胜利凯旋了。从此以后,龙凤佩就是我们“爱到地老天荒”“相守地久天长”的代言,我们海枯石烂心不变。

  那些海誓山盟,也是那时两情男女之间常用的盟誓约定。

  阳戈每一天都会记起这个约定,记起他俩今生要永远在一起。虽不知何时在一起,但今生有这个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