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说九龙拜月帝玺再现失传已久的和氏璧竟然是一幅藏宝图

  小说:九龙拜月,帝玺再现,失传已久的和氏璧竟然是一幅藏宝图

  听闻微信声响,胡冲顿时脸色一变。

  两人都是目光闪烁的盯着对方,气氛瞬间变得奇怪起来。

  “你姓胡?”沈云飞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姓胡。”

  “中原胡家随风飘的那个胡?”

  “是的,中原胡家随风飘的那个胡。”

  沈云飞深吸了一口气:“我早就应该想到,你就是中原胡家的人。”

  胡冲突然就笑了,如同变了一个人,之前对沈云飞唯唯诺诺,眼下表情却充满调侃,“说得好像你知道很多似的,都知道些啥了?”

  “在会展中心,你之所以假装被人迷倒,其实是苦肉计。有了这么一出,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不会怀疑你。”沈云飞眼睛微眯:“那个使用巫术的就是你的同伙,对不对?”

  “差不多是这么回事。”胡冲坦然承认:“不过,我可不是周天赐的同伙,只是友情客串一把。”

  “用巫术控制他人的是周天赐?”沈云飞眉头紧蹙。

  “呵呵,今天天气不错。”胡冲似乎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强行岔开话题。

  沈云飞盯着胡冲,好一会才说道:“在会展中心回公司的路上,也是周天赐袭击我们?”

  “这个问题我是不会回答你的。”胡冲耸耸肩,“事关客户机密。”

  “那我问你,是不是你给对方报的信,然后借口手机忘记拿,下车躲过了吊车的袭击,要不然他们怎么知道密码箱可以防震,从而肆无忌惮的攻击我们。”沈云飞沉声说道:“因为他们还没有安排妥当,便派了一个人来碰瓷,好拖延我们的时间,对不对?”

  “你挺会猜的。”胡冲微笑着,并没有否认。

  “罗白县饭店内,齐四的车轮胎是你扎破的,目的就是为了拖住我们,从而让萧人珏兄弟俩追上。”

  “没错,萧家也是我的大客户。”胡冲笑着承认。

路上你早已布下陷阱,欲图将我淹死,是不是?”沈云飞的声音骤然变冷:“我沈云飞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胡家,三番五次要置我于死地?”

  “这一点你恐怕误会了。”胡冲耸耸肩,话听起来是在解释,但神情却是不以为意,似乎只是例行公事,“我们胡家只是一个贩卖情报的小家族,江湖上的打打杀杀断然不会参与,是我的客户想要抢夺玉玺,顺手取你性命罢了。”

  沈云飞沉吟了片刻,将手机递了过去:“手机先还给你。”

  胡冲嘴角似笑非笑,伸手去接。

  就在胡冲的手指距离手机还有十厘米的时候,沈云飞突然就动了,将手机往空中一抛,身子前探,手掌变抓,直接抓向胡冲的咽喉。

  胡冲却早有准备,脚尖一点,身子竟然如同狂风中的一片落叶,眨眼间就被‘吹’退了三米,然后,整个人如同轻烟般逃逸,远处传来他的大笑声:“中原胡家随风飘,胡家的逃跑的本事一直都不差呢。”

  看其速度,沈云飞知道自己追不上,转身就上车,心道你轻功再牛逼,难道还能快得过车?

  上才一看,车钥匙已然不见,想来已被胡冲拔走,忍不住狠狠的骂了一句,无奈看着胡冲的身形消失在远方。

  给齐四打了个电话,二十分钟后齐四驱车赶到,问明事情经过,对胡冲的来历他根本不关心,口中喃喃念着武陵九龙池,转头问杨雪:“你知道武陵在哪么?”

  别看杨雪长了一张花瓶的脸,但本身还是知道点东西的,略一思索便说道:“我所知道的武陵有两处,一个是张家界的武陵源风景区,一个是湖南湖北重庆贵州交界处的武陵山脉。”顿了顿,她拿出手机上网搜索了一下,“除此以外,湖南省的常德县在古代也叫做武陵县,另外还有湖北省的竹山县,也有武陵的叫法。”

  齐四点了点头,皱眉道:“你再查下九龙池。”

  杨雪又搜索了一番:“目前所知道的九龙池有三处,一处是云南玉溪九龙池,一处是安徽黄山九龙池,还有一处是湖南安化九龙池……咦,安化?老板你稍等下,我有个同学就是湖南安化的,我问问她。”

  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杨雪一脸兴奋的走了回来:“老板,我那同学说了,安化毗邻常德,搞不好在古代就属于武陵县,玉玺中的武陵九龙池,应该就是安化县的九龙池。”

  闻言,齐四脸上也是浮现出激动之色:“走,我们去安化!”

  杨雪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心的问道:“那长沙的展览呢?”

  “取消。”齐四断然说道:“给龙腾公司打电话,说是合作到此为止,违约金我们出。”转而看了看沈云飞,啧啧两声:“云飞,原本你就是我雇佣的,只是挂了龙腾公司的名而已,所以,你还是跟我去九龙池吧,这件事情搞定了,我给你十万块。”

  沈云飞自然求之不得,脸上却是做出踌躇的样子:“老板,虽然钱是一个好东西,但这件事牵涉的各方人马实在是太多,应付起来很是吃力,当然,作为保镖,不应该在乎这些,但我真的很好奇,这玉玺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竟然让这么多势力出手。”

  齐四哈哈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冲杨雪说道:“刚才来的路上有一个修车铺,你开车叫个师傅过来,就说这辆越野车的钥匙不见了。”

  杨雪楞了一下,望向沈云飞,“不是将方向盘下面两根线搭在一起就能启动车么?电影里头都这么演的,你难道不知道怎么弄?”

  沈云飞一阵郁闷,拜托,你老板的意思是要你回避下,难道你听不出来?只得说道:“电影桥段怎么能信?换做以前的车型确实可以,但现在新款的车全都是芯片防盗,就算你把电线全部扯出来都是没用的。对了,路上要是看到有商店随便帮我买双鞋,42码的就行。”

  杨雪哦了一声,开车调头而去。

  “小姑娘人不错,就是有些不上道。”齐四感慨了一句。

大粗腿,谁不想抱呢?”话里的意思,自然是指杨雪勇于献身。

  这话略带调侃,但齐四并不以为意,又是叹息了一声,“自古以来,金钱与权力,谁不留恋?”顿了顿,似乎有所感慨,接着说道,“而最有权力的,莫过于古代帝王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就好像和氏璧这种绝世瑰宝,就算是卞和第一个发现又如何?还不是乖乖的献给秦王?就算是被砍去双脚都是毫无怨言。”

  沈云飞暗道,看来是要说正题了,当即也不出声,默然聆听。

  齐四问沈云飞要过玉玺,拿在手中把玩着,“这方玉玺虽然只是仿品,但其中却是藏有和氏璧下落的线索,你刚才问我,这个和氏璧里头到底藏有什么秘密,现在不妨告诉你,和氏璧是一幅地图,秦始皇一统六国以后,将所有值钱的宝贝全都藏在一个地方,并将地图刻在和氏璧上。你想想,战国时期的宝藏呢,随便拿个坛子罐子都是价值连城。要是得到全部的藏宝,其价值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势力争夺这方玉玺了吧?”

  沈云飞啧啧出声:“这么多钱,任何人都会心动,包括我。”

  “想必你也奇怪,我又是展览又是走国道送玉玺,难道就不怕别人来抢夺?”齐四话锋一转。

  “是的,确实有些奇怪。”

  齐四脸上露出一抹狡黠:“我得到玉玺后,为了解开它的秘密,可谓是费尽心思,但一直都没有发现,后来突然想通,为什么不利用其他势力的资源呢?便大张旗鼓的炒作该玉玺,不清楚其秘密的不会在意,但知道其秘密的,肯定会前来争夺,而我只需坐收渔人之利就行。玉玺最后落入谁的手中,对我来说都一样。”说话间,将玉玺递给沈云飞,指着那个九字,“你看这个九字的那一勾。”

  沈云飞皱眉看去,隐约可见那个位置有个小黑点,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全世界最微型的跟踪定位器,不管这玉玺在哪,我都能知道其位置。”齐四神色中很是得意,笑了笑,接着说道,“眼下我们已经知道了地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前往九龙池找到和氏璧,兄弟,方才我跟你说的十万块只是报酬的一部分,如果你能帮我找到秦始皇宝藏,我再给你一千万!”

  换做其他人,听到这一千万肯定已经目瞪口呆,但沈云飞已知道和氏璧事关秦始皇宝藏,如果真找到该处宝藏,里头随便拎几个珍宝出来,都不止这个数了。当即笑道:“胡冲已将玉玺的秘密泄露出去,能不能先人一步还是个问题呢。”

  “这个玉玺绝不会只是告诉我们藏宝地点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其他的作用。”齐四信心满满的笑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同时还是一枚钥匙,既然钥匙在我手中,他们就算比我们先到九龙池又如何?”

  沈云飞暗道,这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口中却是笑着:“如此自然最好。”

  ……

  杨雪叫来的师傅鼓捣了好一会才将越野车解锁,并弄了个简易的打火装置,说是这样开车绝对没问题,至于其他的话,最好去省会长沙找4S店。

  齐四嫌麻烦,给了师父一千块,要他把车开回去暂时保管,并打电话给龙腾公司的人找这个师傅取车。

  上了奔驰车,前行了数十公里后,找入口上了高速。一路奔波,当天晚上,一行三人抵达了安化县的县城,东平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