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大白天门来强盗原来是前夫喊人来撬的锁!

原标题:大白天门来强盗?原来是前夫喊人来撬的锁!

小时候,经常听老人们讲“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故事,说上辈人多单纯,多善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心也变的越来越复杂了,现在别说“夜不闭户”了,大白天家头门窗关了好好的,还会遭人破坏呢。这块,家住汊河宏溪新苑的纪女士,就摊上这种事了。

纪女士:我就和开锁的师傅就沟通了,我说按道理我本人不在这里,你们不好参与来撬锁,他说锁已经撬成这个样子了,他是要求来换锁的,后来没换,然后具体情况我也不好说了。

大白天的撬人家大门,这个人也太猖狂了吧!但听纪女士的口气,撬锁的人,她好像晓得是哪个呢。

于是记者就问她了,到底是什么情况。纪女士倒也爽快,说的撬锁的是自己的前夫,从8月8号开始,他就因为拆煤气表的事,联系过纪女士好几次。

记者: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

纪女士:他还说我小孩子的抚养费(没给),我当时和那个法官也说过了,明年没过到,后年也没过到,你跟我要生活费啊?我每个月支付,可以和我女儿直接交流,有话也可以在一起说几句。我一下子给你付清干嘛?

纪女士说的,她和前夫虽然离婚了,但两个人之间还有点问题没处理好,一个是孩子的生活费问题,第二个就是为了这套房子,办理房屋产权证的时候,前夫一直不大配合,要求给一把大门钥匙给孩子。

纪女士:我女儿有一次来的时候,她说你什么时候把一把钥匙给我啊?我说把产权证办好了,妈妈会给你一把钥匙的。

纪女士的意思,离婚的事,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实在不行还可以上法院打官司。但现在前夫跑来撬她家门,这个她就要有一说一了,最起码这把新锁的钱,对方要赔撒。

纪女士:我说我换锁的费用,造成的损失,他是不是要赔我一点啊?他不肯赔,换了380

两个人既然离婚了,也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就是了,非要弄的鸡飞狗跳的干嘛?为了弄清楚情况,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纪女士的前夫。

纪女士前夫:房子判了给她和我姑娘两个人共同所有,上个月办房产证的时候,这个煤气表在我户头上,需要销户。钥匙在她那块,当时我就跟她讲,你把门开下来,这个煤气公司的人要来拆表,她是死活不肯开门,法院打电话给她她不开,物业公司打电话给她她也不来,后来派出所联系了都不得用。

纪女士的前夫说的,我要给她办房产证,煤气要销户,如果长期不销户不拆表,任何责任跟危险,全部算到我头上,我跟她好说歹说,她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也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前夫:我咨询过律师的,因为这个房产不是他一个人的,是她跟我女儿两个人共有的,我作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我有权利替孩子做决定,我有权利进去,凭什么不把钥匙给我呢?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虽说两个人现在离婚了,也不得必要再互相伤害啊。在我看来,在这件事上,两个人处理问题的方式都不妥的地方,好在最后在记者和民警的协调下,二人表示以后正常相处,有事说事,不再做出撬锁这样过激的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08-16 18:03

来源:今日生活

原标题:大白天门来强盗?原来是前夫喊人来撬的锁!

小时候,经常听老人们讲“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故事,说上辈人多单纯,多善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心也变的越来越复杂了,现在别说“夜不闭户”了,大白天家头门窗关了好好的,还会遭人破坏呢。这块,家住汊河宏溪新苑的纪女士,就摊上这种事了。

纪女士:我就和开锁的师傅就沟通了,我说按道理我本人不在这里,你们不好参与来撬锁,他说锁已经撬成这个样子了,他是要求来换锁的,后来没换,然后具体情况我也不好说了。

大白天的撬人家大门,这个人也太猖狂了吧!但听纪女士的口气,撬锁的人,她好像晓得是哪个呢。

于是记者就问她了,到底是什么情况。纪女士倒也爽快,说的撬锁的是自己的前夫,从8月8号开始,他就因为拆煤气表的事,联系过纪女士好几次。

记者: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

纪女士:他还说我小孩子的抚养费(没给),我当时和那个法官也说过了,明年没过到,后年也没过到,你跟我要生活费啊?我每个月支付,可以和我女儿直接交流,有话也可以在一起说几句。我一下子给你付清干嘛?

纪女士说的,她和前夫虽然离婚了,但两个人之间还有点问题没处理好,一个是孩子的生活费问题,第二个就是为了这套房子,办理房屋产权证的时候,前夫一直不大配合,要求给一把大门钥匙给孩子。

纪女士:我女儿有一次来的时候,她说你什么时候把一把钥匙给我啊?我说把产权证办好了,妈妈会给你一把钥匙的。

纪女士的意思,离婚的事,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实在不行还可以上法院打官司。但现在前夫跑来撬她家门,这个她就要有一说一了,最起码这把新锁的钱,对方要赔撒。

纪女士:我说我换锁的费用,造成的损失,他是不是要赔我一点啊?他不肯赔,换了380

两个人既然离婚了,也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就是了,非要弄的鸡飞狗跳的干嘛?为了弄清楚情况,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纪女士的前夫。

纪女士前夫:房子判了给她和我姑娘两个人共同所有,上个月办房产证的时候,这个煤气表在我户头上,需要销户。钥匙在她那块,当时我就跟她讲,你把门开下来,这个煤气公司的人要来拆表,她是死活不肯开门,法院打电话给她她不开,物业公司打电话给她她也不来,后来派出所联系了都不得用。

纪女士的前夫说的,我要给她办房产证,煤气要销户,如果长期不销户不拆表,任何责任跟危险,全部算到我头上,我跟她好说歹说,她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也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前夫:我咨询过律师的,因为这个房产不是他一个人的,是她跟我女儿两个人共有的,我作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我有权利替孩子做决定,我有权利进去,凭什么不把钥匙给我呢?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虽说两个人现在离婚了,也不得必要再互相伤害啊。在我看来,在这件事上,两个人处理问题的方式都不妥的地方,好在最后在记者和民警的协调下,二人表示以后正常相处,有事说事,不再做出撬锁这样过激的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纪女士

前夫

钥匙

汊河

宏溪新苑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