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民间故事:三个人的爱情

  

  我和艾米的办公桌面对面,我的一双长腿总会碰脏她的鞋子。起初我频频道歉,相熟之后,我总是故意将腿伸得老远,她边踢边说我欺负她。

  艾米喜欢故作神秘,还有些北京本地人的优越感,这些曾是我交友的禁忌,可偏偏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路程与我同是北漂,同样大学毕业咬牙留在京城,同样孤家寡人没有人脉背景。

  我把他拉进我和艾米的私伙饭局,他有说有笑,很快融入。

  路程早我半年进公司,对我很热情,工作上也很照顾我,唯一的缺点是有点事儿事儿的。

  三个人在一起吃饭,他喜欢挑剔水煮鱼里的干辣椒炸得不够脆,娃娃菜中的粉丝不够筋道,还爱招惹我,笑我说话没逻辑,见我薄嗔,又笑嘻嘻奉承:“美女说话一般都没逻辑!”

  伶牙俐齿的我当然要反唇相讥,逮到机会就翘着舌头学他说话:“网坛名将大小威廉姆‘师’!”

  艾米在一旁笑:“你俩就不能友好点儿吗?”

  同事们戏称我们仨为“艾路儿”组合,可艾米却说我们像《新白娘子传奇》,我是白娘子,她是小青,路程是许仙。

  我看一眼高大挺拔的路程,心微微一跳,生出一丝小喜悦。

  人流如织的西单大街上,艾米提议我俩一人挽路程一边胳膊,说完便俏皮地吊在他身上。

  我的胳膊微微碰了路程一下,又触电般放开,路程明显有点僵硬,倒是艾米被我们惹得直笑,她温情地说:“这份工作若不是因为有你们俩,不知道多乏味。”

  说完,一边一个,牵起我和路程的手。我也有些激动,心中默默祝福这份友谊天长地久。

  然而,生活不可能永远处于平衡的状态,有人的地方就有较量,更何况是两个心思细腻的女生。

  我渐渐发现,艾米和路程聊得越来越多,关于生活、文学、电影,无所不包。

  我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却听出一肚子醋意。

  我责怪他俩不和我一起分享,艾米没心没肺地说:“都是专业电影,你不会喜欢的。”

  转头,我在MS N 上对路程说:“ 我发现你不喜欢我。”

  刚按下发送键,心中莫名地生出一些酸涩——好歹姑娘我从小到大也是校花级的风云人物,想不到有一天要这样讨一个男生的欢心。

  良久,路程发来一串省略号。我委屈万分:“你和艾米分享电影,不带我。”

  他答非所问地回道:“看过《老无所依》吗?”我一头雾水:“看过,没怎么看懂。”

  他回了一句:“艾米说她看懂了。”

  我有些怒了。

  艾米和路程一个学电影评论,一个学文学,都沾了不少文艺腔;而我是学体育的,因为文笔不错,才走上了编辑这条道——当然,最怕别人说我不专业。

  他们触碰了我的底线,内心强烈的虚荣促使我连连拒绝共进午餐。艾米和路程跟我道歉,声称接受我的一切惩罚。

  我提议去路程家尝尝他自夸的厨艺,艾米却反对,说去男生家不太合适,路程也嗫嚅地说他是“光说不练假把式”,愿意请我吃豪华大餐谢罪。

  办公室又有风言风语。

  一起下班的同事跟我闲聊:“你和路程好般配呢,郎才女貌,尤其是身高。”

  我有些被人看穿的慌乱,又禁不住甜蜜与得意。

  身高170 厘米的我,也只有在比我还高一个头的路程面前,才有一点小鸟依人的娇羞。

  同事接着说:“不过若是你俩谈恋爱的话有点麻烦,得有一个人辞职,毕竟同一个公司影响不好。”连续很多天,我的心一直很乱,忽而欢欣,忽而惆怅。艾米上的是晚班,我们每天开完早会了,她还在上班路上。

  这天,开会时我照例坐在路程旁边,他的电脑屏幕上跳出艾米头像的对话框:“ 我饿了!”后面还有一个闪闪的红心。

  路程急急将对话框最小化,脸色微红,像是为了掩饰尴尬。

  他们?我心底倏忽生出许多羡慕嫉妒恨,他们……不会背着我在一起了吧?

  那以后,我格外留心他俩的一举一动。

  每次在办公群里聊天,只要艾米说话,路程指定跟上去。

  路程敢于调侃任何人,除了艾米。

  有一次上午10 点多钟,她让他陪着去吃午饭,在我们看来都是无理取闹,他却乖乖低着头跟着去了。

  又有同事私底下问我路程和艾米是不是在谈恋爱,我嘴里说不清楚,心底却明明有一股凄楚在翻腾。

  同事继续八卦:“你们三个去吃饭的时候都聊些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仔细想想,原来只有我爱讲自己的事,路程总是大而空地讨论哲学、艺术、人生,而艾米曾跟我说过她有男朋友,但从没透露过细节。

  我捉摸不透路程的心思,决定让事实来说话。

  一次在酒吧喝酒,正尽兴,我提出玩个“冒险游戏”——互看手机短信。

  话音刚落,他俩不约而同地紧紧将手机握在手里……

  喝多了,我借口上洗手间,回来时,却远远地看见他们在光影闪烁下手牵着手。

  我才是多余的那一个!

  平日里的三人行,原来无非是为了掩盖他俩的办公室恋情。

  三个人再在一起时,为了将自己伪装得好一点,我发起的聊天话题更加大而空,比如北京汽车上牌该不该摇号。

  正打算买车的路程顺口说:“我没有北京户口,买车没谱了。”

  我半真半假地开玩笑:“你跟艾米求婚不就可以了。”

  说完,三个人各怀心事地笑,气氛怪异。

  路程故作豪爽地说:“艾米,你让你妈随便拨一套房子给我们,等我买了车,天天送你上下班,心甘情愿做倒插门女婿。”

  艾米作势打人,脸上却有遮掩不住的幸福笑意。

  我顿觉无趣,餐馆里硕大的鱼缸映出我的脸庞,依然轮廓立体、五官标致,可是这一刻美丽似乎成了最大的讽刺,曾经在校园情场上所向披靡的那点骄傲资本如今看来,苍白无用。

  我换了张办公桌,跟艾米远远地背对。

  她撒娇表示抗议,我也嘻嘻哈哈推说新位子风水更好。

  但是,路程却成了我胸口的一颗朱砂痣。

  情感的争夺战中,如果不甘心坐以待毙,那便只有主动出击。等来的是命运,拼来的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一次约好泡吧,艾米临时放飞机,我终于等到机会。

  两打啤酒下肚,路程醉眼迷离,我下定了决心,借着酒劲往他身上靠过去……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进来,路程从我床上爬起,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此改变,但他一脸惶恐,沮丧地连声说着“对不起”。

  我不甘心。

  三个人吃饭时,我在桌子底下偷偷地踩路程的脚,他的神情顿时紧张又尴尬,眉头拧成一把锁。

  那一刻,我心凉成一片,自以为“生米煮成熟饭”的战术败得一塌糊涂。

  今年是我北漂的第四个年头,当初离家时信誓旦旦地跟父母说,给我五年,若是混不出来,我一定会老老实实地回老家,结婚生子,从此认命。

  还没到最后期限,我已有尘埃落定的宿命感。

  我在老家贷款买了间二手房,不大,却足已安放一颗流浪的心。这个冬天一直很忙,跟艾米除了在办公室见面,再也没有私底下的约会了,“艾路儿”的组合也已成往事。我打着“归田园居”的旗号逃离北京的时候,艾米和路程双双来送我。

  拥抱分别时,我抱着路程心中生出生离死别的感觉,眼泪一颗颗掉下来。

  那一秒,假如他留我,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留下来。

  可是,艾米抱住我,激动地哭着说,她跟路程领证了,就在前几天。而路程能进这个公司,是通过她家的关系,她爸爸说,为了能让他职业上有更好的发展,他们的婚礼暂时还不能办。

  我一下怔住,原来从头到尾他俩才是许仙和白娘子。

  我只是一个一心想上位的小丑,在错了的时间和空间,演绎出一场幻觉。

  注:本文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平台立场,仅供读者参考,著作权属归原创者所有。我们分享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有侵权,请在后台留言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