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高管实名举报:大牧场要求高管给公司贷款,否则视为不忠

  2019 告你投资的秘密

  两年前,部分中高层陆续巨额贷款,为企业解决财务困境,时至如今,企业未帮助归还贷款,涉事高管的贷款陆续逾期。

  中国驰名商标“大牧场”在历经蛰伏期与黄金期之后,开始不断暴露财务以及管理问题。

  这一次,再次暴露出企业内部的信任危机,从一名高管的实名举报开始。

  呼市一家大牧场店面 记者 弓小立摄影

  高管身负巨额贷款

  “2017年7月,内蒙古大牧场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牧场’)董事长王海峰要求公司高管给公司贷款,否则视为不忠。”大牧场呼市基地生产厂长王俊俊在微博连续多条实名举报大牧场法人王海峰。

  自上一次关于大牧场预付卡消费问题暴露后,大牧场再一次的财务危机问题出现在公众视野。

  而这也是首次,大牧场企业内部中高层实名举报其法人代表。

  除王俊俊外,内蒙古晨报融媒记者联系到多名大牧场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核实,大牧场部分高管为解决公司财务问题,身负巨额贷款,但时隔2年,当初公司承诺的还款,至今未兑现。

  这些中高层管理人员称,凭一己之力,无力偿还这些贷款。

  “最高的贷款两百万左右,最低的也有几十万。”一名涉事高管披露称,2017年7月,大牧场为解决财务困境,号召中高层管理人员举债,否则视为不忠。

  随后,有从银行贷款的,也有从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贷款的。

  关于贷款资金流向何处,以及贷款原因,这些涉事中高管并不清楚。

  位于鼓楼附近的一家大牧场店面关闭记者 弓小立摄影

  曾因储值卡问题被曝光

  其实,大牧场曾因大面积的储值卡无法消费被见诸媒体。

  彼时,呼市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都曾接到过投诉大牧场预付消费卡的问题。

  有媒体采访报道此事,被告知其中一家店面可解决预付卡消费问题。

  这家店面位于赛罕区昭乌达路与大学东街交会处东北角“牧场羊三锅”店。但这里已大门紧锁,店内堆积了印有“内蒙古大牧场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字样的包装箱。

  除此之外,大牧场的直营店面曾经在一段时间内转给个人,这是导致大牧场预付卡消费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

  金融变现未有成果

  2018年4月13日,王海峰荣膺2017年度内蒙古十大创新领军人员。但彼时大牧场已开始了一系列的金融变现策略。

  记者梳理发现,从2017年开始,大牧场先后向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重庆一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分别抵押借贷3285万元和500万元,并开始向中高层管理人员发出号召,为公司举债。

  除此外,为快速聚拢现金资本,大牧场利用设备“售出回租”等方式进行变现。

  但情况并未由此而好转。

  位于赛罕区昭乌达路与大学东街交汇处东北角“牧场羊三锅”店已紧闭 记者 弓小立摄影

  这家店内还有大牧场字样的包装箱 记者弓小立摄影

  从2019年开始,大牧场因贷款逾期以及不按合同履约轮番被多家金融机构以及商业公司提起诉讼并申请法院冻结其名下资产及股份。

  借贷抵押合同到期后未偿还,已被上述两家金融机构提起诉讼,目前已判决生效。

  未按时交纳设备租金,被购买设备的一家公司提起诉讼。

  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海峰作为大牧场法人代表,在2018年9月与2018年12月被赤峰市元宝山区人民法院和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分别冻结其持有股权、其它投资权益的数额3493.65万元。

  2019年6月21日,大牧场因抵押贷款问题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除此外,由大牧场全资投资的内蒙古大牧场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2019年3月也已被列入失信执行人,被执行项目多达13条,其中多数与劳动纠纷有关。

  “失血”过多

  6月28日,大牧场与内蒙古赛亨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大牧场共享工厂合作方案。但这一次签署仪式上,王海峰并未露面。

  在这场签署会上,大牧场方面还披露了有关财务问题的原因和储值卡解决问题。

  大牧场把国内金融政策和融资环境列为了造成运营困境的原因。

  将金融机构断贷、缩贷等列为造成企业现金流短缺的主要因素。

  重点导致企业失血的问题,大牧场将其归于新工厂建设。

  但这些说法,在涉事高管看来,尽为“谎言”。

  对于大牧场“失血”过多的原因,一名接近大牧场高层人士称,一方面因新场地建设,但另一方面与大牧场前几年的产业扩张也有关系。大牧场曾在蒙古国投资建厂,但最终亏损巨大。除此之外,在门店急剧拓展上,也是造成“失血”过多的主因。再加上其后期向餐饮行业盲目进军,也导致其出现亏损。

  再往后,大牧场出现的财务问题呈“井喷式”爆发。

  拖高管“下水”后

  “无论大牧场运营状况如何,都不应该拖高管‘下水’,王海峰应该出面解决。”一名涉事高管称,为企业用个人名义贷款的高管,都是对大牧场有感情的,也是相信大牧场的,否则也不会押上全部身家。

  但现在出现的局面是企业不偿还贷款,这些贷款陆续逾期。而因为背负巨额贷款还不起,涉事高管的家庭开始出现破裂危机,有的甚至已离婚。

  就王俊俊而言,父亲患癌在北京治疗,而他又身负巨额贷款,整个家庭已无力支撑。为了贷款不逾期,王俊俊称自己东挪西凑每月在还利息。

  据另一名涉事高管称,在逾期前两个月就与王海峰及大牧场沟通,但对方并未拿钱为其还款。在与银行协商无果后,这名涉事高管以卖房加民间借贷的方式还债到期本息元。

  这些高管称,在面临危机后,他们曾多次寻找王海峰帮助,王海峰始终未露面。

  锡盟子公司与公司账户同步变更

  2017年,大牧场开始一系列金融变现,但在这些金融变现后,这些贷款的高管成员逐渐意识到大牧场已无财产了。

  “纵使公司担保,并承诺还款,但现在公司名下已无财产了。”多名为企业贷款的高管透露称,大牧场大部分的资产已被冻结或抵押,唯独锡盟有资产,但已被转至别人名下。

  上述锡盟的资产,便是锡林郭勒盟牧场王子农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王子农牧业)。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3年,大牧场以注册资金2500万在锡盟成立王子农牧业,但在2018年9月19日,该企业发生了投资人、法人变更。目前王子农牧业的投资人和法人已变成张茜。

  就在王子农牧业发生变更的同一天,大牧场发出通知,通知称大牧场旗下的内蒙古大牧场牧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扎鲁特旗巴特尔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内蒙古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王子农牧业、内蒙古随缘食品有限公司及随缘所有子公司及随缘餐饮公司的资金统一转入名称为“陈明忠”的账户。

  大牧场计划

  2005年,王海峰开始组团队创业。

  从一开始,大牧场的运营策略以品牌至上。

  一段时间内,大牧场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

  内蒙古红土高新创投公司曾在2015年投资大牧场,认缴出资额818万,持股14.28%。

  2014年12月31日,有消息披露,大牧场获深圳创投2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占股7.14%。

  有知情人士指出,管理层曾一度筹备策划大牧场的上市工作。

  最近一次媒体报道大牧场显示,大牧场在2017年度销售收入逾5亿元,已形成全自治区规模最大的食品连锁销售网络,近700家连锁终端店面遍布大多数北方省市。公司在牛羊肉即食(熟制)加工方面,生产能力在国内名列前茅,目前已建成三大生产基地,分别是通辽基地、赤峰基地、呼和浩特基地,拥有生产车间总面积5万余平米,生产场地500多亩。

  但现实是,大牧场在历经创业、蛰伏、壮大后,财务问题开始不断出现,包括但不限于上述的高管贷款、金融变现等。

  呼市办事处已撤

  “公司注册地在赤峰,但实际办公地在呼市办事处。”王俊俊说,但呼市办事处已经撤了,人都找不到了。王俊俊曾就贷款一事,向法院对大牧场提起过诉讼,但由于找不到大牧场办公地址以及法人住址,传票无法送达。

  记者几天前曾前往大牧场呼市办事处所在的内蒙古农牧业电商创业园(耕耘大厦内),大牧场呼市办事处曾在这里3楼西北角,靠近大牧场办公的企业说,之前大牧场的办公场地比较大。

  管理创业园的一名负责人印象中记得大牧场在2018年便已搬走,当时留两人驻守。但在今年,这两名驻守的人也已撤离。办公地址彻底换成了另一家企业。

  “可能与企业的相关运营变化有关吧!”关于大牧场搬离创业园的原因,这名负责人称不知情。

  记者拨打电话联系王海峰以及大牧场执行总经理魏刚,但两人并未接听电话。

  |来源:内蒙古晨报(首席记者 赵新宇)

  两年前,部分中高层陆续巨额贷款,为企业解决财务困境,时至如今,企业未帮助归还贷款,涉事高管的贷款陆续逾期。

  中国驰名商标“大牧场”在历经蛰伏期与黄金期之后,开始不断暴露财务以及管理问题。

  这一次,再次暴露出企业内部的信任危机,从一名高管的实名举报开始。

  呼市一家大牧场店面 记者 弓小立摄影

  高管身负巨额贷款

  “2017年7月,内蒙古大牧场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牧场’)董事长王海峰要求公司高管给公司贷款,否则视为不忠。”大牧场呼市基地生产厂长王俊俊在微博连续多条实名举报大牧场法人王海峰。

  自上一次关于大牧场预付卡消费问题暴露后,大牧场再一次的财务危机问题出现在公众视野。

  而这也是首次,大牧场企业内部中高层实名举报其法人代表。

  除王俊俊外,内蒙古晨报融媒记者联系到多名大牧场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核实,大牧场部分高管为解决公司财务问题,身负巨额贷款,但时隔2年,当初公司承诺的还款,至今未兑现。

  这些中高层管理人员称,凭一己之力,无力偿还这些贷款。

  “最高的贷款两百万左右,最低的也有几十万。”一名涉事高管披露称,2017年7月,大牧场为解决财务困境,号召中高层管理人员举债,否则视为不忠。

  随后,有从银行贷款的,也有从小额贷款公司等金融机构贷款的。

  关于贷款资金流向何处,以及贷款原因,这些涉事中高管并不清楚。

  位于鼓楼附近的一家大牧场店面关闭记者 弓小立摄影

  曾因储值卡问题被曝光

  其实,大牧场曾因大面积的储值卡无法消费被见诸媒体。

  彼时,呼市四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都曾接到过投诉大牧场预付消费卡的问题。

  有媒体采访报道此事,被告知其中一家店面可解决预付卡消费问题。

  这家店面位于赛罕区昭乌达路与大学东街交会处东北角“牧场羊三锅”店。但这里已大门紧锁,店内堆积了印有“内蒙古大牧场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字样的包装箱。

  除此之外,大牧场的直营店面曾经在一段时间内转给个人,这是导致大牧场预付卡消费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

  金融变现未有成果

  2018年4月13日,王海峰荣膺2017年度内蒙古十大创新领军人员。但彼时大牧场已开始了一系列的金融变现策略。

  记者梳理发现,从2017年开始,大牧场先后向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重庆一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分别抵押借贷3285万元和500万元,并开始向中高层管理人员发出号召,为公司举债。

  除此外,为快速聚拢现金资本,大牧场利用设备“售出回租”等方式进行变现。

  但情况并未由此而好转。

  位于赛罕区昭乌达路与大学东街交汇处东北角“牧场羊三锅”店已紧闭 记者 弓小立摄影

  这家店内还有大牧场字样的包装箱 记者弓小立摄影

  从2019年开始,大牧场因贷款逾期以及不按合同履约轮番被多家金融机构以及商业公司提起诉讼并申请法院冻结其名下资产及股份。

  借贷抵押合同到期后未偿还,已被上述两家金融机构提起诉讼,目前已判决生效。

  未按时交纳设备租金,被购买设备的一家公司提起诉讼。

  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海峰作为大牧场法人代表,在2018年9月与2018年12月被赤峰市元宝山区人民法院和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分别冻结其持有股权、其它投资权益的数额3493.65万元。

  2019年6月21日,大牧场因抵押贷款问题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除此外,由大牧场全资投资的内蒙古大牧场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2019年3月也已被列入失信执行人,被执行项目多达13条,其中多数与劳动纠纷有关。

  “失血”过多

  6月28日,大牧场与内蒙古赛亨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大牧场共享工厂合作方案。但这一次签署仪式上,王海峰并未露面。

  在这场签署会上,大牧场方面还披露了有关财务问题的原因和储值卡解决问题。

  大牧场把国内金融政策和融资环境列为了造成运营困境的原因。

  将金融机构断贷、缩贷等列为造成企业现金流短缺的主要因素。

  重点导致企业失血的问题,大牧场将其归于新工厂建设。

  但这些说法,在涉事高管看来,尽为“谎言”。

  对于大牧场“失血”过多的原因,一名接近大牧场高层人士称,一方面因新场地建设,但另一方面与大牧场前几年的产业扩张也有关系。大牧场曾在蒙古国投资建厂,但最终亏损巨大。除此之外,在门店急剧拓展上,也是造成“失血”过多的主因。再加上其后期向餐饮行业盲目进军,也导致其出现亏损。

  再往后,大牧场出现的财务问题呈“井喷式”爆发。

  拖高管“下水”后

  “无论大牧场运营状况如何,都不应该拖高管‘下水’,王海峰应该出面解决。”一名涉事高管称,为企业用个人名义贷款的高管,都是对大牧场有感情的,也是相信大牧场的,否则也不会押上全部身家。

  但现在出现的局面是企业不偿还贷款,这些贷款陆续逾期。而因为背负巨额贷款还不起,涉事高管的家庭开始出现破裂危机,有的甚至已离婚。

  就王俊俊而言,父亲患癌在北京治疗,而他又身负巨额贷款,整个家庭已无力支撑。为了贷款不逾期,王俊俊称自己东挪西凑每月在还利息。

  据另一名涉事高管称,在逾期前两个月就与王海峰及大牧场沟通,但对方并未拿钱为其还款。在与银行协商无果后,这名涉事高管以卖房加民间借贷的方式还债到期本息元。

  这些高管称,在面临危机后,他们曾多次寻找王海峰帮助,王海峰始终未露面。

  锡盟子公司与公司账户同步变更

  2017年,大牧场开始一系列金融变现,但在这些金融变现后,这些贷款的高管成员逐渐意识到大牧场已无财产了。

  “纵使公司担保,并承诺还款,但现在公司名下已无财产了。”多名为企业贷款的高管透露称,大牧场大部分的资产已被冻结或抵押,唯独锡盟有资产,但已被转至别人名下。

  上述锡盟的资产,便是锡林郭勒盟牧场王子农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王子农牧业)。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3年,大牧场以注册资金2500万在锡盟成立王子农牧业,但在2018年9月19日,该企业发生了投资人、法人变更。目前王子农牧业的投资人和法人已变成张茜。

  就在王子农牧业发生变更的同一天,大牧场发出通知,通知称大牧场旗下的内蒙古大牧场牧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扎鲁特旗巴特尔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内蒙古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王子农牧业、内蒙古随缘食品有限公司及随缘所有子公司及随缘餐饮公司的资金统一转入名称为“陈明忠”的账户。

  大牧场计划

  2005年,王海峰开始组团队创业。

  从一开始,大牧场的运营策略以品牌至上。

  一段时间内,大牧场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

  内蒙古红土高新创投公司曾在2015年投资大牧场,认缴出资额818万,持股14.28%。

  2014年12月31日,有消息披露,大牧场获深圳创投2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占股7.14%。

  有知情人士指出,管理层曾一度筹备策划大牧场的上市工作。

  最近一次媒体报道大牧场显示,大牧场在2017年度销售收入逾5亿元,已形成全自治区规模最大的食品连锁销售网络,近700家连锁终端店面遍布大多数北方省市。公司在牛羊肉即食(熟制)加工方面,生产能力在国内名列前茅,目前已建成三大生产基地,分别是通辽基地、赤峰基地、呼和浩特基地,拥有生产车间总面积5万余平米,生产场地500多亩。

  但现实是,大牧场在历经创业、蛰伏、壮大后,财务问题开始不断出现,包括但不限于上述的高管贷款、金融变现等。

  呼市办事处已撤

  “公司注册地在赤峰,但实际办公地在呼市办事处。”王俊俊说,但呼市办事处已经撤了,人都找不到了。王俊俊曾就贷款一事,向法院对大牧场提起过诉讼,但由于找不到大牧场办公地址以及法人住址,传票无法送达。

  记者几天前曾前往大牧场呼市办事处所在的内蒙古农牧业电商创业园(耕耘大厦内),大牧场呼市办事处曾在这里3楼西北角,靠近大牧场办公的企业说,之前大牧场的办公场地比较大。

  管理创业园的一名负责人印象中记得大牧场在2018年便已搬走,当时留两人驻守。但在今年,这两名驻守的人也已撤离。办公地址彻底换成了另一家企业。

  “可能与企业的相关运营变化有关吧!”关于大牧场搬离创业园的原因,这名负责人称不知情。

  记者拨打电话联系王海峰以及大牧场执行总经理魏刚,但两人并未接听电话。

  |来源:内蒙古晨报(首席记者 赵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