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又到了一年秋收季节,他爱的人离他远去了,而他也丢了工作

小说:又到了一年秋收季节,他爱的人离他远去了,而他也丢了工作

第十章(第七节)

自从离开初中的校园后,高小东考进了横水县的一所城郊高中,这所学校与王一诺所在的四中正好是一对难兄难弟,这所高中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考出过二本以上的大学生了,而她更是偏远,位于横水县的最西端,距离整个横水四中差不多有三十里的道路,而可悲的是,这里还没有通往县城的公交车。

由于出行困难,故而高小东也是很少会进县城的,有时候一个多月才会进一次,来了也是匆匆茫茫的转一圈,王一诺又忙着和高文静逛街爬山,所以也很难遇到。

至于贾文强在初考中连他们所在的最差的高中也没能考进去,索性按照他自己的意愿,买了一辆装载机,开始了他打工的生涯,工作了的他,那时间更是紧迫。

这一天,恰逢贾文强有了难得的休假,所以三人便约定了在县城的某个小饭店短暂的相聚。

王一诺再次见到高小东时,差点有点认不出他来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瘦瘦弱弱的只有一米六的小孩子了,他现在已经长到了一米七五,而且还在不断地长高,他仿佛一下子就长到了这个高度,又或许是这两年里他本来就在偷偷摸摸的长了,只可惜一直处在幸福中的王一诺并没有刻意的关注。

贾文强也早已从上一段感情中走了出来,他又变得那么活泼,那么大大咧咧的了,听说,他又找了一个女朋友,和他一样,也早已经步入社会工作了。不过他的身高倒是没有长多少,和王一诺一样,长是长了,但并不明显,显然也就一米七左右,只不过他的脸更加的黑了,显然工作了一年多的他,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三人很久没有见面了,这次见面显得格外的高兴。他们在小饭店里随意的点了点小菜,又叫了两箱青岛九度,一起讲述了这一年中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点点滴滴,酒一直喝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差不多喝完第三箱后,三人终于显得有点迷蒙的醉意,最后相互搀扶着回到了王一诺的宿舍,就那样和这衣服一起挤在一张床上。

岁月是无情的,也是极为残酷的,无情而残酷的岁月却又是那么的欢喜和可期。直到现在,王一诺依旧庆幸在这座给他留下无数美好回忆和难过的小县城里,他还有着两个极为要好的朋友,他们或许才是他最真挚的友谊,是永远都不会从他身边悄悄溜走的人。

时间是那么的飞快的流淌,又是一年丰收的季节,位于横水四中外的那片麦田黄灿灿的麦穗即使在很远很远处也是清晰可见。

王一诺和高文静已经习惯了每周都从这里穿过,他们一年四季总是能够亲眼见证这边土地从光秃秃的贫瘠到麦苗青翠的发芽,再到灿灿麦穗在风中摇曳起舞,就像这片土地一样,一年四季总能见到他们两个在这里欢快的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