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临盆之际,一直虎视眈眈的情敌要对她下手了

果然,第二日一早,大兴的军队便踏上了北上的路途。随后,一位于嬷嬷来凤栖宫拜见方沐璇,也就是顾长风的奶娘。

于嬷嬷年龄在四十上下,中等个头,略有些发福,总带一张笑脸,让人觉得好亲近。

她来了后,便接了统领凤栖宫的差事。

一来她确实行事老练、处事有章法,是碧枝这等小宫女不能比的;二来她伺候过顾长风母后生产,伺候孕妇也比黄花大姑娘合适;三来她是顾长风的奶娘,连袁皇后也要给几分薄面,有于嬷嬷坐镇即便顾长风不在,也没哪个不长眼敢来凤栖宫捣乱。

而且,于嬷嬷还做的一手好菜,不似御膳房尽是些浓油赤酱,反而很像南边风味。

“吃嬷嬷做的菜,倒有几分家乡味道。”方沐璇擦擦嘴,与于嬷嬷闲聊。

于嬷嬷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娘娘谬赞了。老奴家里是南边迁过来的,自小便吃这一口,老奴耳濡目染,便也学会了。”

方沐璇点点头,“嬷嬷,顾长风允我一月可见阿琨一面,可否请你倒时做几个阿琨爱吃的菜?”

“这有何难,娘娘尽管吩咐就是。”于嬷嬷一口答应。

许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又许是顾长风真的将阿琨照顾得很好,不过三四个月,阿琨似乎已经走出来了,又变得爱笑爱闹,带着几分孩子气。

他本是挨着方沐璇被她搂在怀里做的,得知方沐璇有了身孕,一下子跳出去好远,脸上又惊又喜:“阿姐,我要当舅舅了么?太好了!可是我刚刚那么坐着,会不会压着他?”

方沐璇脸上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纤长细指轻轻点着他的额头,“你个小傻子,哪那么容易压坏了?”

“我外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阿琨一脸庆幸。

方沐璇拉着他的手让他凑近点,笑问:“怎么,阿姐有孕了你很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