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往事难忘,一次例会的正确打开方式。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 今天是公司例会时间,大家匆忙吃过早餐后,早早备好纸笔,东倒西歪地坐在凳子上或趴在会议桌上,偶尔逗两句嘴,消遣的同时等待着领导的莅临。

  ? ? ? 王总一般是最后一个到场,符合重要人物出场比较晚的自然规律,除了刚离职不久的两个业务和一个网络宣传,应到十人,实到六人。

  ? ? ? 小吴坐在她办公桌上,等待接听电话和应付其他琐事的同时,捎带着开会。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随时给大家信号,因为那个位置正好能总览全局。

  ? ? ? “咳咳……咳!”小吴伸长脖子看着他们。 收到信号,赶紧正襟危坐,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像教室里的小学生。

  ? ? ? “大家都到了,”王总说。整理着皮带走了进来,昂首挺胸地环顾着他两百平米的江山,捎带着撇了一眼他的臣民,阔步走进了财务室。除了身旁少一位公公,和万岁爷上朝不差毫厘。

  ? ? ? “人都到齐了吧?”他站在财务室门口,转过半个身子,朝会议桌的方向提了这么个问题。大家被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弄得都跟傻子一样——大家不知道那几位领导应该归到那个阵营——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 ? ? “王总,您理发了?”会计大姐惊奇又兴奋地说道。

  ? ? ? 会计三十多岁,眉宇间尚有残留的风韵,一颦一笑不难看出久经沙场的老练。深谙人情世故,一双狡黠的眼睛总能恰当地洞明一切大事小情。

  ? ? ? 那神情和哥伦布看见新大陆的兴奋估计有的一拼,脸上堆满笑容,满眼的好奇,不去考量这笑容是敷衍还是恭维的前提下,绝对地道。

  ? ? ? “啊……昨天剪的,”王总脸上多云转晴,估计不久太阳就会出来。

  ? ? ? “看起来很精神,”会计大姐继续火上浇油,“整个人年轻了好多,能年轻好几岁,你出去说你三十都有人信”。

  ? ? ? “嗯……嗯……确实,”王睿一脸尴尬又不失真诚的表情迎合着。

  ? ? ? 刘健用脚轻轻踢了一下旁边的王睿,忍着笑在自己膝盖处竖了一个大拇指。这个不怀好意的赞美换来王睿坏笑地斜了他一眼!

  ? ? ? 马昭和刘健看马昭和刘健看到这个形势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不自然地低下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低得都快钻到裤裆里去了。

  ? ? ? “直接说他妈刚怀上,显得更年轻,”刘健凑到马昭耳边小声说道。

  ? ? ? 马昭笑的更不敢抬头了。

  ? ? ? 王总剪发已经两天了,作为唯一可以周末休息两天的公司红人——会计大姐——今天刚看到而已。大家也早发现了,只是没有会计大姐浑然天成的演技,所以他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既然事情演变成如今这个局面,在会计大姐和王娟的带领下,这几个群众演员也配合得毫无破绽。

  ? ? ? “看你说的,老了,”王总走到大家旁边,笑的眼睛都没了,“前两天天气热,感觉烦躁,想着是不是头发长了,王娟让我去剪一下,马昭开车拉我去的,花了我两百块,不过这家比上次那家理的好”。

  ? ? “两百块”三个字咬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 ? ? “嗯……确实……确实是,”会计大姐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附和着说,“所以说一分钱,一分货嘛,确实比上次好”。

  ? ? ? “我们楼下那家确实不行,不过王总这发型,剪的好不好的,基本上也看不出来。”站在旁边的王娟说。

  ? ? ? 若没有王娟这句相对务实的评价,会计大姐这一番殷勤说不准会献到哪儿去。也产生了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让刘健和马昭把头抬了起来。

  ? ? “马昭也剪发了?”会计大姐不太确定地说。

  ? ? ? “嗯,那天和王总一块去的”马昭回答。

  ? ? ? “看着清爽,”会计大姐盯着马昭继续说,“天气慢慢热起来了,早上还挺舒服,到了下午就感觉有些燥热,修剪一下头发感觉脑子都清醒,哎……你头上这块怎么回事?是没剪好……还是?”

  ? ? ? “不是,”马昭说。不好意思的挤出羞涩的笑容解释,“小时候不听话,刀子弄的,留下一个伤疤”。

  ? ? ? ? “就是没剪好,”王总断定,指着马昭说,“我让他和我一起就在那一家剪,他不愿意,非要自己出去另找一家”。

  ? ? ? “你那家太贵了,这个老师剪头200,那个老师180,一口河南腔的那个叫什么……什么尼……弄得挺洋气的一个名字……他都要150,我确实承受不了。后来我出去另找的也不便宜啊……三十……我们老家剪发才五块钱。”

  ? ? ? 大家被马昭逗的前仰后合,王睿挤出一个应付的笑容,小吴爬在电脑前头都没抬。刘健似乎对这个笑点也有些迟钝,胳膊肘撑在桌子上、双手交叉拖着下巴,理解地望着马昭,静静听着这个故事。

  ? ? ? 不到四十五分钟的序幕过后,进入到漫长的第二阶段——持续了十好几分钟的会议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重要步骤一个不落,议题也是周到而全面。

  ? ? ? “好了,不开玩笑了,咱们开会吧!”王总严肃地说。

  ? ? ? 说完后,盯着手里的手机坐在他的宝座上。

  ? ? ? “今天周一,”他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抬头看着大家,“他们两个(香总和伊总)……有事出去了……咱们几个碰个头……工作中的问题……咱们……”。

  ? ? ? “叮咚……”

  ? ? ? 他扭头看了一眼,拿起手机看信息。大家看着他拿起手机看信息,一言不发。他看完后放到刚才的位置。

  ? ? “咳咳……小吴,给我倒杯水”抬起头的时候咳嗽了两声,斜头用耳朵看了一眼小吴的位置,接着又咳嗽了两声,“咳咳……哎呀……最近抽烟太多了……换季……嗓子干……难受……今天周一……咱们就工作中的……”。

  ? ? ? “王总,给您水。”小吴从十米开外走过来,在离王总半米处的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转身递到王总面前。

  ? ? ? “谢谢!”他接过水放到手机旁边,“今天开会呢……大家谈谈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然后呢……就是最近天……”。

  ? ? ? ? “嗡……嗡……”他拿起手机接电话,“哎……你好……你是……”。

  ? ? ? 大家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着他打电话。都没有出声,生怕任何动静惊扰到了王总的生意,公司的发展,很有可能影响自己的仕途。

  ? ? ? “好了,”挂完电话,坐在座位上,放下手机,严谨地说道,“都别说话了……天气逐渐变热……人容易疲惫……烦躁……但是工作……”。

  ? ? ? “哎,小吴,我烟呢?”王总斜头,用一只耳朵看了一眼小吴的方向问到。

  ? ? ? 小吴放下手里的活,连忙起身,走过去的时候搜索了四周,在饮水机的水桶上发现了目标,优雅的拿起香烟和打火机,转身放到王总面前,同时周到的将烟灰缸也放在桌子上。大家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老板是一个只会发出声音的东西。

  ? ? ? “那咱们开会,”他点上一支香烟,吸了一口,弹着烟灰说,“天气逐渐热起来了……但是工作呢……不能马虎……下来大家依次……做一个工作总结。”

  ? ? ? 大家依次轮流发言,各自都用了高度概括又挑不出毛病的语句总结了上周的工作,英雄所见略同地控制在三句到五句之间。只需变动三五个字就可以用在任何一次周一例会上,产生的效果也不会有丝毫的减损。

  ? ? ? 对于大家平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王总还是以无所不能的姿态详细地给出了驴唇不对马嘴的指导意见和解决方案,然后大家皆大欢喜地收货了一个圆满的结果——不就这么回事嘛,很简单嘛!

  ? ? ? 我无意非要指出这个公司领导的儿戏滑稽和这帮员工逢场作戏的态度,不过我确实想强调,这是为数不少的哗众取宠地自称为公司机构的民间团体再寻常不过的日常演绎。

  96

  冯小葵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2

  2019.07.27 12:08*

  字数 2658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 今天是公司例会时间,大家匆忙吃过早餐后,早早备好纸笔,东倒西歪地坐在凳子上或趴在会议桌上,偶尔逗两句嘴,消遣的同时等待着领导的莅临。

  ? ? ? 王总一般是最后一个到场,符合重要人物出场比较晚的自然规律,除了刚离职不久的两个业务和一个网络宣传,应到十人,实到六人。

  ? ? ? 小吴坐在她办公桌上,等待接听电话和应付其他琐事的同时,捎带着开会。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随时给大家信号,因为那个位置正好能总览全局。

  ? ? ? “咳咳……咳!”小吴伸长脖子看着他们。 收到信号,赶紧正襟危坐,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像教室里的小学生。

  ? ? ? “大家都到了,”王总说。整理着皮带走了进来,昂首挺胸地环顾着他两百平米的江山,捎带着撇了一眼他的臣民,阔步走进了财务室。除了身旁少一位公公,和万岁爷上朝不差毫厘。

  ? ? ? “人都到齐了吧?”他站在财务室门口,转过半个身子,朝会议桌的方向提了这么个问题。大家被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弄得都跟傻子一样——大家不知道那几位领导应该归到那个阵营——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 ? ? “王总,您理发了?”会计大姐惊奇又兴奋地说道。

  ? ? ? 会计三十多岁,眉宇间尚有残留的风韵,一颦一笑不难看出久经沙场的老练。深谙人情世故,一双狡黠的眼睛总能恰当地洞明一切大事小情。

  ? ? ? 那神情和哥伦布看见新大陆的兴奋估计有的一拼,脸上堆满笑容,满眼的好奇,不去考量这笑容是敷衍还是恭维的前提下,绝对地道。

  ? ? ? “啊……昨天剪的,”王总脸上多云转晴,估计不久太阳就会出来。

  ? ? ? “看起来很精神,”会计大姐继续火上浇油,“整个人年轻了好多,能年轻好几岁,你出去说你三十都有人信”。

  ? ? ? “嗯……嗯……确实,”王睿一脸尴尬又不失真诚的表情迎合着。

  ? ? ? 刘健用脚轻轻踢了一下旁边的王睿,忍着笑在自己膝盖处竖了一个大拇指。这个不怀好意的赞美换来王睿坏笑地斜了他一眼!

  ? ? ? 马昭和刘健看马昭和刘健看到这个形势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不自然地低下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低得都快钻到裤裆里去了。

  ? ? ? “直接说他妈刚怀上,显得更年轻,”刘健凑到马昭耳边小声说道。

  ? ? ? 马昭笑的更不敢抬头了。

  ? ? ? 王总剪发已经两天了,作为唯一可以周末休息两天的公司红人——会计大姐——今天刚看到而已。大家也早发现了,只是没有会计大姐浑然天成的演技,所以他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既然事情演变成如今这个局面,在会计大姐和王娟的带领下,这几个群众演员也配合得毫无破绽。

  ? ? ? “看你说的,老了,”王总走到大家旁边,笑的眼睛都没了,“前两天天气热,感觉烦躁,想着是不是头发长了,王娟让我去剪一下,马昭开车拉我去的,花了我两百块,不过这家比上次那家理的好”。

  ? ? “两百块”三个字咬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 ? ? “嗯……确实……确实是,”会计大姐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附和着说,“所以说一分钱,一分货嘛,确实比上次好”。

  ? ? ? “我们楼下那家确实不行,不过王总这发型,剪的好不好的,基本上也看不出来。”站在旁边的王娟说。

  ? ? ? 若没有王娟这句相对务实的评价,会计大姐这一番殷勤说不准会献到哪儿去。也产生了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让刘健和马昭把头抬了起来。

  ? ? “马昭也剪发了?”会计大姐不太确定地说。

  ? ? ? “嗯,那天和王总一块去的”马昭回答。

  ? ? ? “看着清爽,”会计大姐盯着马昭继续说,“天气慢慢热起来了,早上还挺舒服,到了下午就感觉有些燥热,修剪一下头发感觉脑子都清醒,哎……你头上这块怎么回事?是没剪好……还是?”

  ? ? ? “不是,”马昭说。不好意思的挤出羞涩的笑容解释,“小时候不听话,刀子弄的,留下一个伤疤”。

  ? ? ? ? “就是没剪好,”王总断定,指着马昭说,“我让他和我一起就在那一家剪,他不愿意,非要自己出去另找一家”。

  ? ? ? “你那家太贵了,这个老师剪头200,那个老师180,一口河南腔的那个叫什么……什么尼……弄得挺洋气的一个名字……他都要150,我确实承受不了。后来我出去另找的也不便宜啊……三十……我们老家剪发才五块钱。”

  ? ? ? 大家被马昭逗的前仰后合,王睿挤出一个应付的笑容,小吴爬在电脑前头都没抬。刘健似乎对这个笑点也有些迟钝,胳膊肘撑在桌子上、双手交叉拖着下巴,理解地望着马昭,静静听着这个故事。

  ? ? ? 不到四十五分钟的序幕过后,进入到漫长的第二阶段——持续了十好几分钟的会议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重要步骤一个不落,议题也是周到而全面。

  ? ? ? “好了,不开玩笑了,咱们开会吧!”王总严肃地说。

  ? ? ? 说完后,盯着手里的手机坐在他的宝座上。

  ? ? ? “今天周一,”他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抬头看着大家,“他们两个(香总和伊总)……有事出去了……咱们几个碰个头……工作中的问题……咱们……”。

  ? ? ? “叮咚……”

  ? ? ? 他扭头看了一眼,拿起手机看信息。大家看着他拿起手机看信息,一言不发。他看完后放到刚才的位置。

  ? ? “咳咳……小吴,给我倒杯水”抬起头的时候咳嗽了两声,斜头用耳朵看了一眼小吴的位置,接着又咳嗽了两声,“咳咳……哎呀……最近抽烟太多了……换季……嗓子干……难受……今天周一……咱们就工作中的……”。

  ? ? ? “王总,给您水。”小吴从十米开外走过来,在离王总半米处的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转身递到王总面前。

  ? ? ? “谢谢!”他接过水放到手机旁边,“今天开会呢……大家谈谈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然后呢……就是最近天……”。

  ? ? ? ? “嗡……嗡……”他拿起手机接电话,“哎……你好……你是……”。

  ? ? ? 大家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着他打电话。都没有出声,生怕任何动静惊扰到了王总的生意,公司的发展,很有可能影响自己的仕途。

  ? ? ? “好了,”挂完电话,坐在座位上,放下手机,严谨地说道,“都别说话了……天气逐渐变热……人容易疲惫……烦躁……但是工作……”。

  ? ? ? “哎,小吴,我烟呢?”王总斜头,用一只耳朵看了一眼小吴的方向问到。

  ? ? ? 小吴放下手里的活,连忙起身,走过去的时候搜索了四周,在饮水机的水桶上发现了目标,优雅的拿起香烟和打火机,转身放到王总面前,同时周到的将烟灰缸也放在桌子上。大家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老板是一个只会发出声音的东西。

  ? ? ? “那咱们开会,”他点上一支香烟,吸了一口,弹着烟灰说,“天气逐渐热起来了……但是工作呢……不能马虎……下来大家依次……做一个工作总结。”

  ? ? ? 大家依次轮流发言,各自都用了高度概括又挑不出毛病的语句总结了上周的工作,英雄所见略同地控制在三句到五句之间。只需变动三五个字就可以用在任何一次周一例会上,产生的效果也不会有丝毫的减损。

  ? ? ? 对于大家平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王总还是以无所不能的姿态详细地给出了驴唇不对马嘴的指导意见和解决方案,然后大家皆大欢喜地收货了一个圆满的结果——不就这么回事嘛,很简单嘛!

  ? ? ? 我无意非要指出这个公司领导的儿戏滑稽和这帮员工逢场作戏的态度,不过我确实想强调,这是为数不少的哗众取宠地自称为公司机构的民间团体再寻常不过的日常演绎。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 今天是公司例会时间,大家匆忙吃过早餐后,早早备好纸笔,东倒西歪地坐在凳子上或趴在会议桌上,偶尔逗两句嘴,消遣的同时等待着领导的莅临。

  ? ? ? 王总一般是最后一个到场,符合重要人物出场比较晚的自然规律,除了刚离职不久的两个业务和一个网络宣传,应到十人,实到六人。

  ? ? ? 小吴坐在她办公桌上,等待接听电话和应付其他琐事的同时,捎带着开会。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随时给大家信号,因为那个位置正好能总览全局。

  ? ? ? “咳咳……咳!”小吴伸长脖子看着他们。 收到信号,赶紧正襟危坐,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像教室里的小学生。

  ? ? ? “大家都到了,”王总说。整理着皮带走了进来,昂首挺胸地环顾着他两百平米的江山,捎带着撇了一眼他的臣民,阔步走进了财务室。除了身旁少一位公公,和万岁爷上朝不差毫厘。

  ? ? ? “人都到齐了吧?”他站在财务室门口,转过半个身子,朝会议桌的方向提了这么个问题。大家被他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弄得都跟傻子一样——大家不知道那几位领导应该归到那个阵营——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 ? ? “王总,您理发了?”会计大姐惊奇又兴奋地说道。

  ? ? ? 会计三十多岁,眉宇间尚有残留的风韵,一颦一笑不难看出久经沙场的老练。深谙人情世故,一双狡黠的眼睛总能恰当地洞明一切大事小情。

  ? ? ? 那神情和哥伦布看见新大陆的兴奋估计有的一拼,脸上堆满笑容,满眼的好奇,不去考量这笑容是敷衍还是恭维的前提下,绝对地道。

  ? ? ? “啊……昨天剪的,”王总脸上多云转晴,估计不久太阳就会出来。

  ? ? ? “看起来很精神,”会计大姐继续火上浇油,“整个人年轻了好多,能年轻好几岁,你出去说你三十都有人信”。

  ? ? ? “嗯……嗯……确实,”王睿一脸尴尬又不失真诚的表情迎合着。

  ? ? ? 刘健用脚轻轻踢了一下旁边的王睿,忍着笑在自己膝盖处竖了一个大拇指。这个不怀好意的赞美换来王睿坏笑地斜了他一眼!

  ? ? ? 马昭和刘健看马昭和刘健看到这个形势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不自然地低下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低得都快钻到裤裆里去了。

  ? ? ? “直接说他妈刚怀上,显得更年轻,”刘健凑到马昭耳边小声说道。

  ? ? ? 马昭笑的更不敢抬头了。

  ? ? ? 王总剪发已经两天了,作为唯一可以周末休息两天的公司红人——会计大姐——今天刚看到而已。大家也早发现了,只是没有会计大姐浑然天成的演技,所以他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既然事情演变成如今这个局面,在会计大姐和王娟的带领下,这几个群众演员也配合得毫无破绽。

  ? ? ? “看你说的,老了,”王总走到大家旁边,笑的眼睛都没了,“前两天天气热,感觉烦躁,想着是不是头发长了,王娟让我去剪一下,马昭开车拉我去的,花了我两百块,不过这家比上次那家理的好”。

  ? ? “两百块”三个字咬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 ? ? “嗯……确实……确实是,”会计大姐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附和着说,“所以说一分钱,一分货嘛,确实比上次好”。

  ? ? ? “我们楼下那家确实不行,不过王总这发型,剪的好不好的,基本上也看不出来。”站在旁边的王娟说。

  ? ? ? 若没有王娟这句相对务实的评价,会计大姐这一番殷勤说不准会献到哪儿去。也产生了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让刘健和马昭把头抬了起来。

  ? ? “马昭也剪发了?”会计大姐不太确定地说。

  ? ? ? “嗯,那天和王总一块去的”马昭回答。

  ? ? ? “看着清爽,”会计大姐盯着马昭继续说,“天气慢慢热起来了,早上还挺舒服,到了下午就感觉有些燥热,修剪一下头发感觉脑子都清醒,哎……你头上这块怎么回事?是没剪好……还是?”

  ? ? ? “不是,”马昭说。不好意思的挤出羞涩的笑容解释,“小时候不听话,刀子弄的,留下一个伤疤”。

  ? ? ? ? “就是没剪好,”王总断定,指着马昭说,“我让他和我一起就在那一家剪,他不愿意,非要自己出去另找一家”。

  ? ? ? “你那家太贵了,这个老师剪头200,那个老师180,一口河南腔的那个叫什么……什么尼……弄得挺洋气的一个名字……他都要150,我确实承受不了。后来我出去另找的也不便宜啊……三十……我们老家剪发才五块钱。”

  ? ? ? 大家被马昭逗的前仰后合,王睿挤出一个应付的笑容,小吴爬在电脑前头都没抬。刘健似乎对这个笑点也有些迟钝,胳膊肘撑在桌子上、双手交叉拖着下巴,理解地望着马昭,静静听着这个故事。

  ? ? ? 不到四十五分钟的序幕过后,进入到漫长的第二阶段——持续了十好几分钟的会议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重要步骤一个不落,议题也是周到而全面。

  ? ? ? “好了,不开玩笑了,咱们开会吧!”王总严肃地说。

  ? ? ? 说完后,盯着手里的手机坐在他的宝座上。

  ? ? ? “今天周一,”他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抬头看着大家,“他们两个(香总和伊总)……有事出去了……咱们几个碰个头……工作中的问题……咱们……”。

  ? ? ? “叮咚……”

  ? ? ? 他扭头看了一眼,拿起手机看信息。大家看着他拿起手机看信息,一言不发。他看完后放到刚才的位置。

  ? ? “咳咳……小吴,给我倒杯水”抬起头的时候咳嗽了两声,斜头用耳朵看了一眼小吴的位置,接着又咳嗽了两声,“咳咳……哎呀……最近抽烟太多了……换季……嗓子干……难受……今天周一……咱们就工作中的……”。

  ? ? ? “王总,给您水。”小吴从十米开外走过来,在离王总半米处的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转身递到王总面前。

  ? ? ? “谢谢!”他接过水放到手机旁边,“今天开会呢……大家谈谈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然后呢……就是最近天……”。

  ? ? ? ? “嗡……嗡……”他拿起手机接电话,“哎……你好……你是……”。

  ? ? ? 大家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着他打电话。都没有出声,生怕任何动静惊扰到了王总的生意,公司的发展,很有可能影响自己的仕途。

  ? ? ? “好了,”挂完电话,坐在座位上,放下手机,严谨地说道,“都别说话了……天气逐渐变热……人容易疲惫……烦躁……但是工作……”。

  ? ? ? “哎,小吴,我烟呢?”王总斜头,用一只耳朵看了一眼小吴的方向问到。

  ? ? ? 小吴放下手里的活,连忙起身,走过去的时候搜索了四周,在饮水机的水桶上发现了目标,优雅的拿起香烟和打火机,转身放到王总面前,同时周到的将烟灰缸也放在桌子上。大家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老板是一个只会发出声音的东西。

  ? ? ? “那咱们开会,”他点上一支香烟,吸了一口,弹着烟灰说,“天气逐渐热起来了……但是工作呢……不能马虎……下来大家依次……做一个工作总结。”

  ? ? ? 大家依次轮流发言,各自都用了高度概括又挑不出毛病的语句总结了上周的工作,英雄所见略同地控制在三句到五句之间。只需变动三五个字就可以用在任何一次周一例会上,产生的效果也不会有丝毫的减损。

  ? ? ? 对于大家平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王总还是以无所不能的姿态详细地给出了驴唇不对马嘴的指导意见和解决方案,然后大家皆大欢喜地收货了一个圆满的结果——不就这么回事嘛,很简单嘛!

  ? ? ? 我无意非要指出这个公司领导的儿戏滑稽和这帮员工逢场作戏的态度,不过我确实想强调,这是为数不少的哗众取宠地自称为公司机构的民间团体再寻常不过的日常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