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吴晓波北京书友会五周年,的确,已经五年



  

  月初,吴晓波北京书友会开始发起五周年的活动,我想了下,于是报名,毕竟我在其中也已有五年。

  今日下午,到了更读书社,五周年的活动所在地,发了一条文化衫,于是换上。

  坐在场地之内,看到一个个的讲说,思绪回到过往。

  14年的时候,在爱奇艺看吴晓波频道这个节目,之所以看这个节目,是因为多年以前就看多吴晓波写的《大败局》与《激荡三十年》,耳闻已久。

  之后就加入到吴晓波北京书友会的社群,那时还是QQ群。

  如果说加入到吴晓波北京书友会,对我有什么影响,那应该是我在这里认识到一些优秀的人。

  15年的元旦,第一次参与到书友会组织的线下活动,那时的负责人是 T,活动的地点在望京一家咖啡厅,我们就在咖啡厅一隅,围绕书,开始了话题讨论。

  那一次,我认识了坐在旁边的伙伴D,他是因公司就在这座咖啡厅旁边,在休息时看到有一群人聊书,于是参加,坐在我的左手边。

  D在那时刚刚二十岁,居然因为创业而大学肄业,跟随他在网络里认识多年的大哥来到北京创业,这个大哥是他混迹塞班系统论坛时认识的。

  因为D,让我意识到这个年纪居然就已经如此在互联网行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甚为难得。

  也因为D,我随后买下电子阅读器kindle,这是因为当时见面时他拿着kindle阅读器,我就让他教教我都是怎么用的,就这样,以为是一款非常棒的阅读设备,于是买下,并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通过它看书。

  另外一位就是J,J是经济学出身,尤其对宏观经济颇有研究,他是我在15年下半年时,通过北京书友会线下活动认识的,其后至今,我都会听J讲述经济这一宏大体系,已有四年之久。

  我不能说我因为他而对经济的认识有多么大的变化,但我以为最大的变化就是在那润物细无声之处,在这四年里听闻J的高论,多少也让我注意到一些平时不甚关注的事物。

  转眼到了16年的元旦,这一次由Y组局,十几位书友在一起聚餐过元旦,这一次我认识了L,与L的认识,使得我在历史领域有了加速度的认识,虽然我一直以为我看了一些历史书,以为很懂历史。

  但与L的认识后,与一群喜欢历史的伙伴,每隔一段时间的线下交流切磋,让我开始意识到历史的本来面目,了解到历史的广度、深度与细微之处。

  17年初,书友会做了一次红酒品鉴会,在这里认识了X酒会这个组织,其后 参加了多次X酒会组织的红酒活动,比如去酒庄去看葡萄基地与酒庄。

  认识X酒会之后,对红酒相对了解 一些,不会再那么容易被糊弄住,适逢所在公司之后专门做了多次的红酒活动,两者结合,更是让我对红酒产生了很多兴趣与乐趣。

  16年之后,各种原因,就很少参加书友会的线下活动,尤其最近两年。

  虽然很少参加,亦有一些。

  颇为有印象的就是有一次,去参观京东仓库,那时应该是16年的5月份,二三十人一起去了京东在固安的仓库,当时去了3C电子仓库,第一次意识到仓库的管理是很严格的。

  进入仓库,会有各种检查。进入后,看一下仓库的摆设与布置,还有操作人员的分拣流程。近距离观看京东 的仓库与作业流程,还是蛮兴奋的。

  往事一件件回忆,思绪不断游飞,回到眼下,回到五周年的书友会场地,就这样看着听着,而我,知道,五年已经过去。

  96

  刹那流转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7.31 22:00

  字数 1232

  

  月初,吴晓波北京书友会开始发起五周年的活动,我想了下,于是报名,毕竟我在其中也已有五年。

  今日下午,到了更读书社,五周年的活动所在地,发了一条文化衫,于是换上。

  坐在场地之内,看到一个个的讲说,思绪回到过往。

  14年的时候,在爱奇艺看吴晓波频道这个节目,之所以看这个节目,是因为多年以前就看多吴晓波写的《大败局》与《激荡三十年》,耳闻已久。

  之后就加入到吴晓波北京书友会的社群,那时还是QQ群。

  如果说加入到吴晓波北京书友会,对我有什么影响,那应该是我在这里认识到一些优秀的人。

  15年的元旦,第一次参与到书友会组织的线下活动,那时的负责人是 T,活动的地点在望京一家咖啡厅,我们就在咖啡厅一隅,围绕书,开始了话题讨论。

  那一次,我认识了坐在旁边的伙伴D,他是因公司就在这座咖啡厅旁边,在休息时看到有一群人聊书,于是参加,坐在我的左手边。

  D在那时刚刚二十岁,居然因为创业而大学肄业,跟随他在网络里认识多年的大哥来到北京创业,这个大哥是他混迹塞班系统论坛时认识的。

  因为D,让我意识到这个年纪居然就已经如此在互联网行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甚为难得。

  也因为D,我随后买下电子阅读器kindle,这是因为当时见面时他拿着kindle阅读器,我就让他教教我都是怎么用的,就这样,以为是一款非常棒的阅读设备,于是买下,并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通过它看书。

  另外一位就是J,J是经济学出身,尤其对宏观经济颇有研究,他是我在15年下半年时,通过北京书友会线下活动认识的,其后至今,我都会听J讲述经济这一宏大体系,已有四年之久。

  我不能说我因为他而对经济的认识有多么大的变化,但我以为最大的变化就是在那润物细无声之处,在这四年里听闻J的高论,多少也让我注意到一些平时不甚关注的事物。

  转眼到了16年的元旦,这一次由Y组局,十几位书友在一起聚餐过元旦,这一次我认识了L,与L的认识,使得我在历史领域有了加速度的认识,虽然我一直以为我看了一些历史书,以为很懂历史。

  但与L的认识后,与一群喜欢历史的伙伴,每隔一段时间的线下交流切磋,让我开始意识到历史的本来面目,了解到历史的广度、深度与细微之处。

  17年初,书友会做了一次红酒品鉴会,在这里认识了X酒会这个组织,其后 参加了多次X酒会组织的红酒活动,比如去酒庄去看葡萄基地与酒庄。

  认识X酒会之后,对红酒相对了解 一些,不会再那么容易被糊弄住,适逢所在公司之后专门做了多次的红酒活动,两者结合,更是让我对红酒产生了很多兴趣与乐趣。

  16年之后,各种原因,就很少参加书友会的线下活动,尤其最近两年。

  虽然很少参加,亦有一些。

  颇为有印象的就是有一次,去参观京东仓库,那时应该是16年的5月份,二三十人一起去了京东在固安的仓库,当时去了3C电子仓库,第一次意识到仓库的管理是很严格的。

  进入仓库,会有各种检查。进入后,看一下仓库的摆设与布置,还有操作人员的分拣流程。近距离观看京东 的仓库与作业流程,还是蛮兴奋的。

  往事一件件回忆,思绪不断游飞,回到眼下,回到五周年的书友会场地,就这样看着听着,而我,知道,五年已经过去。

  

  月初,吴晓波北京书友会开始发起五周年的活动,我想了下,于是报名,毕竟我在其中也已有五年。

  今日下午,到了更读书社,五周年的活动所在地,发了一条文化衫,于是换上。

  坐在场地之内,看到一个个的讲说,思绪回到过往。

  14年的时候,在爱奇艺看吴晓波频道这个节目,之所以看这个节目,是因为多年以前就看多吴晓波写的《大败局》与《激荡三十年》,耳闻已久。

  之后就加入到吴晓波北京书友会的社群,那时还是QQ群。

  如果说加入到吴晓波北京书友会,对我有什么影响,那应该是我在这里认识到一些优秀的人。

  15年的元旦,第一次参与到书友会组织的线下活动,那时的负责人是 T,活动的地点在望京一家咖啡厅,我们就在咖啡厅一隅,围绕书,开始了话题讨论。

  那一次,我认识了坐在旁边的伙伴D,他是因公司就在这座咖啡厅旁边,在休息时看到有一群人聊书,于是参加,坐在我的左手边。

  D在那时刚刚二十岁,居然因为创业而大学肄业,跟随他在网络里认识多年的大哥来到北京创业,这个大哥是他混迹塞班系统论坛时认识的。

  因为D,让我意识到这个年纪居然就已经如此在互联网行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甚为难得。

  也因为D,我随后买下电子阅读器kindle,这是因为当时见面时他拿着kindle阅读器,我就让他教教我都是怎么用的,就这样,以为是一款非常棒的阅读设备,于是买下,并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通过它看书。

  另外一位就是J,J是经济学出身,尤其对宏观经济颇有研究,他是我在15年下半年时,通过北京书友会线下活动认识的,其后至今,我都会听J讲述经济这一宏大体系,已有四年之久。

  我不能说我因为他而对经济的认识有多么大的变化,但我以为最大的变化就是在那润物细无声之处,在这四年里听闻J的高论,多少也让我注意到一些平时不甚关注的事物。

  转眼到了16年的元旦,这一次由Y组局,十几位书友在一起聚餐过元旦,这一次我认识了L,与L的认识,使得我在历史领域有了加速度的认识,虽然我一直以为我看了一些历史书,以为很懂历史。

  但与L的认识后,与一群喜欢历史的伙伴,每隔一段时间的线下交流切磋,让我开始意识到历史的本来面目,了解到历史的广度、深度与细微之处。

  17年初,书友会做了一次红酒品鉴会,在这里认识了X酒会这个组织,其后 参加了多次X酒会组织的红酒活动,比如去酒庄去看葡萄基地与酒庄。

  认识X酒会之后,对红酒相对了解 一些,不会再那么容易被糊弄住,适逢所在公司之后专门做了多次的红酒活动,两者结合,更是让我对红酒产生了很多兴趣与乐趣。

  16年之后,各种原因,就很少参加书友会的线下活动,尤其最近两年。

  虽然很少参加,亦有一些。

  颇为有印象的就是有一次,去参观京东仓库,那时应该是16年的5月份,二三十人一起去了京东在固安的仓库,当时去了3C电子仓库,第一次意识到仓库的管理是很严格的。

  进入仓库,会有各种检查。进入后,看一下仓库的摆设与布置,还有操作人员的分拣流程。近距离观看京东 的仓库与作业流程,还是蛮兴奋的。

  往事一件件回忆,思绪不断游飞,回到眼下,回到五周年的书友会场地,就这样看着听着,而我,知道,五年已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