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篱落疏疏月又西174尝试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乔远寒收拾衣服时便让两个店员下班,吴师和刘国庆给他帮忙把裤子拉到住处。他们三个为了相互有个照应,把房子租到了一起。

  “远寒,早点休息吧!”刘国庆和吴师回来后,常是倒头就睡。他们着实太累,蹬三轮车,扛包,这是当时无数下岗工人的谋生手段啊!他们为生计发愁,他们学着适应社会。

  乔远寒打开房间的灯,他的视线停在自己与寒云的合影上好一会儿。他如今觉得寒云的微笑像刺,刺的他心疼。

  乔远寒现在租的房子比初始大了三个平方,他的出租屋里有了书架,他和寒云的书都整齐地放在一起。寒云的衣物,户口本,身份证都在自己这里,她一个人在外面如何过?

  寒云不在身边的日子,乔远寒每天都写日记,他会把自己想对寒云说的话写在日记本上。他坐到书桌旁:寒云,说过永远的我们怎么才能把现在的分离,变成携手同行?我忙忙碌碌,假想自己所有的奋斗只为给你现世安稳。我们的安稳在哪一天?

  乔远寒搁下笔,望着窗外。他的回忆若是书,该被自己翻阅得厚了许多。他和寒云相遇到相爱相伴,有太多的刻骨铭心!这一世为她再山水一程又如何?若无法相逢,他愿为寒云孑然一身。

  这时的姜寒云提着一袋子沉重的衣服刚爬上楼梯,她几乎连开房间门的力气都没有。她坐在衣服袋子上喘气,拭汗。她坐了约摸五分钟才站起来,打开了房间的门。

  姜寒云站在门口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她的出租屋里因为有了缝纫机,锁边机,变得拥挤。

  姜寒云昨天从康复路出来,坐605路车到了钟楼。她顺路走进开元商城里面,从女装看到男装。品牌衣服的版型和做工都是批发市场那些衣服不能比的。她看着那些品牌女装,觉得这样的款式自己完全可以裁剪出来。那样的做工自己也可以做出来,只是面料可能会差些。

  姜寒云想到这里,又坐15路公交车到了李家村,她在加工衣服的店前,寻人家处理的缝纫机,锁边机。她用低价位买了人家淘汰的缝纫机和锁边机,让市场里扛包的人帮自己搬回了住处。她又去文艺路看布料(文艺路是西安市的布料,窗帘批发市场)。她刻意挑了上好的布料和内衬,买回来。凡事没有尝试过,怎知可不可以?

  姜寒云买回布料后,向房东借了一张桌子。她把布料熨烫平整后,凭着自己的记忆用画粉画好裁剪线,裁剪了两个款式的上衣。一个款式做两件,分大小码。

  姜寒云望着自己裁剪好的布料,擦去额上的汗珠,她想今晚加班做衣服。她把衣服袋子拖进了房子里。

  冬天这么冷,姜寒云却不敢关门。她只要想到这间房子里刚死过人,心里便满是恐慌。

  姜寒云太累了,她迫不及待地坐到床边,喘着气。窗外有西北风呼啸而过的声音,这声音让她的想念在胸膛里汹涌。她从钱包里取出自己和远寒的合影:“远寒,我今天处理掉了十五件衣服。卖的很便宜,我终于学会了你教我的销售技巧。”她说到这里又哭:“远寒,你到底在哪里?”她一次又一次问照片上的乔远寒,但她坚信,有一天他们总会携手走过这红尘。

  姜寒云看着自己和乔远寒的合影:“远寒,你说,我可以设计出好看的衣服吗?”她的手指摸着乔远寒的照片:“我知道你会说,可以的。”她的唇去吻照片上的乔远寒:“远寒,好想你啊!”她的眼泪滴在乔远寒的照片上。

  姜寒云迅速地用袖口擦去照片上的泪水:“远寒,我相信,我们的别离是为了最美的重逢。”她把他们的合影捂在胸口好一会儿:“远寒,我要做衣服了。”

  姜寒云这一夜未睡,她做完了四件上衣。她并不是做品牌衣服的仿版,她加了一些市面上普通衣服的流行元素,她给袖口做了不同于品牌衣服的装饰。

  姜寒云做完衣服时已是凌晨三点半,她又把四件衣服熨烫平整,剪去了线头然后穿在自己身上试版型。她的房子里没有穿衣镜,她便只能看着自己映在墙上的影子。她抬了抬胳膊,觉得肩部和腰身很合适。

  第二天在姜寒云处理的衣服里多了四件别致的春装。这四件衣服无形中提升了她衣服的档次。她核算过这几件衣服的成本,从面料到裁剪,缝纫,自己的人工费,比批发的衣服竟贵出一半来。可当她把这四件衣服单独用衣架撑起时,吸引了不少年轻女孩的目光。

  “这件衣服怎么卖?”女孩拿着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可以试穿吗?”

  “可以,让你朋友帮你看看上身效果。”姜寒云并没有急于报价位。她心里也紧张,想看看自己做的衣服,上身效果到底怎么样?

  当女孩把这件衣服穿到身上时,女孩的朋友眼睛睁得极大,她的目光不舍得从女孩身上移开:“你穿这件衣服比刚才在商场看的衣服好看多了,这腰竟然如此细!”

  “是吗?”女孩的眼神里有质疑:“你帮我试试?”

  女孩的朋友笑:“我太胖了,你让老板帮你试试。”

  “你能帮我试试吗?”女孩看向姜寒云。

  “当然可以。”姜寒云笑了笑,她把这款衣服穿到了自己身上。

  女孩打量着姜寒云:“楚腰纤细掌中轻,真好看!你这件衣服多少钱?”

  “二百九十八。”姜寒云没有思量。

  “老板,你也太搞笑了吧!你这是地摊又不是商场,怎么可能有这么贵的衣服?”女孩嘴里极度不满,却拽着衣服不放手。

  姜寒云笑了笑:“正因为是地摊,所以我的要价很低。如果是在商场,这件衣服低不了五百。”

  女孩很惊异地注视着姜寒云:“是吗?你这件衣服是什么品牌?都市丽人?云裳?”

  “都不是。它是我设计的衣服,在市面上独一无二。你说这个价位贵吗?你穿上它,在大街上也不会撞衫。你看看做工,看看面料。”姜寒云这时候有了自信。

  “你是个服装设计师?”女孩惊异地看着姜寒云:“你再给我少点!”

  “一分都不能少。”姜寒云态度决绝。她想起乔远寒说的话:你看顾客虽然抱怨着价位,但她却一直拿着衣服,这表明她是真心喜欢,所以老板不让价,她也会买。

  女孩直叹气:“可我只有二百块钱。”她想用这样的方式砍价。

  “不好意思。”姜寒云从女孩手里拿过衣服,又招呼别的顾客。她刚才试这件衣服时,旁边的人围着看。旁边的顾客竟也抢着要试这款衣服。

  那女孩走了没有五米又走过来:“老板给我装了吧!”她怕别人买了去。

  姜寒云把衣服递给女孩。女孩抱怨着:“这么贵的衣服,都没有一个好的包装袋。”

  女孩的这句话也提醒了姜寒云,自己该给自己做的衣服设计好的包装袋。或者有一天,她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品牌。

春季穿的裙子吗?”

  姜寒云打量着女孩:“可以,你自己选好布料是最好的。你的皮肤很白,什么颜色都可以。”

  “那我选好了布料在哪里找你?”女孩子很认真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给姜寒云。

  “我这两天都在这里摆摊!”姜寒云看着女孩的电话号码。

  “好的。”女孩转身离开,她挽着买衣服的女孩走向远处。

  姜寒云望着她们的身影,突然想起自己和依瑶也曾这样挽着彼此走在一起,她们设想过未来的无限可能。这奔流不息的日夜,改变了多少人的因缘际遇?

  姜寒云不知道,当她望着远处出神时,在商厦的四楼,有一双眼睛正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