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电影《徒手攀岩》燃情热映,追梦精神鼓舞人心,比贝爷还拼

9月16日,中秋节后,全国市场跌破5000万元,[0x9a8b]和[0x9a8b]排名前两,国产动画[0x9a8b]和[0x9a8b]也有强劲的走势。

Honord在酋长岩附近的萨克拉门托长大,他说自从2009以来,他一直梦想着徒手攀登那块巨石,从那时起已经尝试了1000多次,徒手攀登酋长岩是他的“终极目标”。为此,他准备了一年半的时间,借助绳索攀爬土司岩近60次。他说,他这样做不是为了排练,而是为了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不同的摇滚点,研究最难征服的领域。

'style=''data-lazy='1'data height='393'data-width='735'width='735'height='auto'>;

这部纪录片记录了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和酋长岩的壮丽景色以及霍诺德登顶的历史时刻。此外,影片还回顾了他如何应对极端目标带来的生命风险,以及他如何追求卓越和完美,以确保没有绳索保护就不会有损失。

'style=''data-lazy='1'data height='383'data-width='718'width='718'height='auto'>;

这部纪录片还拍摄了他与女友的关系,他在西雅图旅行时结识了一位新朋友。在第一次徒手攀登土司岩失败后,他的女朋友担心他会从悬崖上摔下来死去,但给予了他全力支持和帮助。在她成功登顶之前,她的女朋友开车离开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没有影响到奥诺德,纪录片中她流下了眼泪。

'style=''data-lazy='1'data height='477'data-width='723'width='723'height='auto'>;

马洛里的回答成了日后登山者们最爱引用的一句话。57年后,本片主角之一的康拉德发现了马洛里的尸体,自此扬名世界。

' style='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initial;border-color: initial;width: 600px;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959'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01.山在那里

梅鲁的中峰峰顶有一片长450多米的刀刃状花岗岩,人们称作鲨鱼鳍,它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峰之一,伟大的登山者们对它发起过不下20次挑战,但几乎完败。攀登梅鲁不仅要求登山者能在6千米海拔垂直攀爬,甚至还苛求他们同时拥有攀岩技术,攀冰技术,冰岩混合攀登技术,这里的每一项技能都要训练数年。康拉德曾经尝试过,失败了,他的失败在于小看了高山配给,梅鲁几乎没有高山工。这也是相较海拔更高的珠穆朗玛,梅鲁更难攀登的原因之一。

' style='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initial;border-color: initial;width: 600px;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384'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梅鲁峰

珠峰的高山工通常是当地的藏民,他们负责协作攀登者搭帐篷、建营地、铺绳子、修路、搬运,也见证攀登者的死亡,「他们为梦想而来,死在那,很伟大。」珠峰光在8000米左右就陈列了100多具尸体,这个数字越往上越大。

乔治马洛里,英国探险家,1924年遇难。他是第一个尝试登顶珠峰的人,75年后尸体才被找到。

泽旺帕尔乔,印度登山者,1996年遇难。因遭遇暴风雪而死,他的绿靴现已成为通往珠峰的路标。

弗朗西丝阿森蒂夫,美国女性,1998年遇难。她是第一个不带辅助氧气登上珠峰的女性,下山时她倒在了离珠峰244米的地方。

高山工承担的大部分风险,对梅鲁的攀登者来说都需要自己消化,其中最难的一个就是搬运。

' style='' data-lazy='1' data-height='405' data-width='658' width='658' height='auto'>

梅鲁峰的鲨鱼鳍下有一块1200多米的粗糙岩壁,那里暴露在风中堆积着雪,攀登者反复轻装尝试以为自己真的能行,然后等他们到达上半部分,就得改用攀登大块岩壁的技巧一天只能爬60多米,450多米可能要花上6、7天。这样攀登者就需要带上吊帐、食物、水和燃料等加起来快180多斤的行李了,此外再加一个重45斤的巨大挂墙架。但没有一个初登梅鲁峰的人相信以上的话。

02.雪线上的门徒

攀岩是一项代代相传的技术,要学习就要有导师。康拉德是在马格斯斯坦普的脚下学到的技巧,他形容导师「像推动一只小蚱蜢似的推动他。」

' style='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initial;border-color: initial;width: 600px;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384'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康拉德和导师

吉米这一代攀登者是看着康拉德的探险故事长大,他很难想象自己居然能跟康拉德一起攀登甚至成为搭档。但在康拉德眼里,吉米理性敢担当,第一次见面就意识到他们将会是师徒。

' style='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initial;border-color: initial;width: 600px;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384'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吉米和康拉德

雷南是个极具天分的攀登者,他曾徒手攀岩过北六枪峰、闪电岩。当康拉德和吉米联系上他时他很惊讶:「我可能是年轻,新鲜的血液,擅长把绳子挂在他们需要的地方。」但吉米看过他Free Solo的视频后评价他「确实是真刀真枪爬的,看着就好像什么东西在他脚底下点了一团火。」

' style='' data-lazy='1' data-height='445' data-width='724' width='724' height='auto'>

雷南Free Solo

03.击败挑战者

攀登梅鲁的第一天他们进展顺利,但暴风雪说来就来。他们在第三天刚挣扎着扎好吊帐就雪崩了,大风把吊帐吹着往上抛,困了他们4天。接下来他们的食物配给也达到了极限,早上吃几勺麦片,白天分几片意大利香肠、奶酪,等到下星期他们只能吃靴子。原本仅够7天的食物他们撑到了第16天,实际上他们已经没有燃料、没有食物了,但到了第17天凌晨2点,登顶就在眼前。

04.山顶与地面

出发前六个月,吉米和雷南正在拍摄一个商业项目。他们要和世界上两位最顶尖的滑雪手合作,吉米非常兴奋,尽管雷南并不擅长那条线路,他们几个还是一起滑下山,突然到边缘时雷南失控,消失在一段悬崖处,「我当时以为他会死在我怀里。」吉米自责。

' style='' data-lazy='1' data-height='371' data-width='731' width='731' height='auto'>

找到雷南时他头朝下地倒在雪里,头上有个拳头大的三角形伤口,能看到里面头盖骨断裂,他脖子的两根椎骨断了,一条椎动脉也断了,90%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再走路。

' style='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initial;border-color: initial;width: 600px;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384'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再偏一毫米,雷南将成植物人

雷南戴着颈托坐在懒人椅上,他可能会成为跛子,椎动脉断裂使他失去了一半脑供血,再登山他极有可能中风,离他们原计划只剩下五个月了,雷南还是决定回去登上梅鲁峰,「向自己证明有回归的能力,对我来说这是个梦想。」他开始进行毫无人性的康复训练。

' style='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initial;border-color: initial;width: 600px;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384'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康拉德一家

攀岩一开始就与爱情有关。传说在18世纪末,欧洲中南部的阿尔卑斯山上常年盛开着高山玫瑰,杯口大小殷红如血。英勇强健的青年人为表心迹都攀上高峰采摘。康拉德与珍妮也因攀岩相爱。

05.极限!极限!

梅鲁每一次都很无情,当三人再次攀登1200多米的粗糙岩壁,雷南看起来不太对劲。他爬地越来越慢似乎很抗拒,转过脸来不让康拉德他们看见,他哭了。等三人进入吊帐他直接晕了过去,后来他很努力想说话但没说出来,吉米从他眼中看出了惊慌,康拉德判断他中风了,一年半前康拉德的爸爸也有同样的症状。

' style='' data-lazy='1' data-height='438' data-width='737' width='737' height='auto'>

第7天他们到达了最艰难的「纸牌屋峰」。人们之所以起这名字,是因为只要用力拉动其中一块岩石,整个崖壁都会像纸牌一样倒塌,锋利的边缘从崖壁上削落,每张重达9000多斤。吉米已经在那待了6个小时,他一敲击石块就能看到它们在动,「那会砸碎一切,然后我们就完了。」

随着山峰越来越斜,他们就这样攀登了5、6个小时到了第11天的登顶。三人已经很疲惫除了还能感觉到狂风,他们的脚没有多少知觉,康拉德尤其紧张,他知道接下来的带领自己是唯一能应对的,但最后未知区域的带领由谁来?他看向吉米。

(图文源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