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山村男孩,惹鬼回家,夜晚听见可怕的声音

  小说:山村男孩,惹鬼回家,夜晚听见可怕的声音

  捡娃小虎三人连拉带扯、磕磕绊绊的向村里面跑。跟他们一起的小孩子一路哭哭啼啼,小虎也是吓得脸色发白,直到跑到家门,捡娃才算松了一口气。

  吴李氏已经从邻家的小孩口中得到消息,吴王氏已经召集村里面的壮青准备去寻找二人,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应该是遇到人贩子了,毕竟青天白日哪里会有什么鬼怪出现。

  看见二人跑到家门,挺着大肚子站在门口的吴李氏急忙迎上来,一把将二人拉扯过来,看二人除了一点擦伤没有的什么大的受伤,不由又急又气,甩起巴掌找二人后背各来了一下。

  “你们,你们瞎跑什么,捡娃怎么不看好你弟弟。”吴王氏听讯跑回来,看见两个孩子大吼道。

  “娘,娘,我怕是要生了。”旁边的吴李氏忽然虚弱的道。

  吴王氏注意到儿媳妇?吴李氏靠在自家的土墙上,额头冒汗,裤脚有水流出来,知道儿媳妇这是要生了,扯开高八度的嗓门大喊道:“崔嫂子,张嫂子,我家媳妇要生了,快来帮个忙。”就看见不远处两家的们打开跑出两个年纪五十左右的老太太,飞快的跑过来,将吴李氏搀进家门,有一个的手还粘着年勃勃的黍面。

  “给我滚进去,等你娘生完了在找你们算账,不省心的崽子。”吴王氏大眼圆睁冲着捡娃小虎吼道。

  跟着他们回来的小孩子似乎被吴王氏的嗓门吼住了,被捡娃小虎拉着也就一起跟进了院子。

  捡娃三人走到前屋的西屋,三个人都低头耷脑,听见外边乱哄哄的一片,大门不断地有人进去又出来,三个人挨到天黑,隐约听见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

  “你们饿不饿?”小虎一双大眼来回转动问到,三人从中午到晚上也没吃过饭,都是饥肠辘辘,但是迫于外面的情形一直都没有敢去要吃的。

  小男孩率先点点头,捡娃也有些饿了,不过他更关心娘到底给他们生了一个妹妹还是一个弟弟。

  “我去厨房拿几个窝窝头来,你们呆在这不要动。”捡娃小脸微板着,对弟弟小虎说道。

  “恩恩。”小虎点头如捣蒜,“哥,看有没有腊肉给我拿点”他用眼瞄了一下旁边的小男孩,“也给他拿点。”

  “你们好好呆着。”捡娃再三叮嘱,走出西屋,外边逐渐恢复平静,偶尔听见东屋传来一两声的笑声和吴李氏虚弱的说话声。捡娃放下心,看见扎麻花辫的小媳妇走出来,甜声叫道:“四婶儿。”

  “唉,捡娃儿啊,你娘给你添了个妹妹。不要乱跑啊,你奶奶正在煮鸡蛋呢。”小媳妇摸了摸捡娃的头笑着说道,转身向外边走去。远处可以看见千元的灶台冒着浓浓的水汽,吴王氏忙乎的身影。

  原来是个妹妹,捡娃心中暗道,转身向后院走,前院的灶台是专门做饭的,储存食物的厨房是在后院,紧挨着吴王氏的屋子,不过今天比较忙,没人照顾,就连姑姑也出来帮着打下手。

  捡娃翻开厨房的大蒸屉,用手摸了三个窝窝头放在怀里,又踩着板凳从一个坛子里面掏出两小块袍子肉。拿多了,奶奶发现了又会骂人的。

  西屋内两双渴望的眼睛盯着捡娃进来,狼吞虎咽的吃掉手中的窝窝头和腊肉,甚至几次出现了噎住的情况,还好捡娃有准备,用大瓷碗装了一碗水进来。

  吃炮后,小男孩开始说向回家的问题,这件事情捡娃和小虎也有些为难,现在爷爷和爹都去了县城,而奶奶和姑姑又要照顾新出生的妹妹,大人好像都没有时间的样子。

  小男孩开始抽噎,

  “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我妹妹吧!”小虎提议道,自从听哥哥说自己有一个妹妹后,他就一直想看看。

  吴李氏正在小眠,农村的媳妇一般都比较健壮,而且生产还算顺利,没有耗费特别多的精力。屋里面带着一股闷热的血腥气。

  三个小脑袋从窗帘探进来,在一边照顾嫂子的吴金芳看见他们,走过来让他们进来,手轻轻的拧了下小虎的耳朵。

  屋里的动静让吴李氏睁开眼,神态有些虚弱,刚生下的娃娃就在旁边。

  小虎踩着小板凳看着襁褓里面的小东西,歪歪嘴,“妹妹一点都不好看,红巴巴的像个小猴子。”

  吴金芳吭哧一下,拧了下他肉呼呼的脸蛋,“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我才……”小虎正要争辩,捡娃牵着小男孩的手走到吴李氏的面前道,“娘,这个小哥哥找他娘。”

  吴李氏强打精神,这才想起这个小孩是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回来,他的父母还指不定多着急呢。

  “你叫什么啊”

  “三儿”

  “你是哪个村的?””

  “不知道”

  “你爹叫什么啊?”

  “不知道!”

  吴李氏不禁有些气馁,这么大的孩子恐怕也不会记得多少家里面的名字,这样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你家有没有什么跟别人家不一样的地方啊。”吴金芳插嘴问道。

  “我,我们家?”小男孩皱着眉含着手指头想了一下,“我们家门口有一棵好大的树”,小男孩用手比划了一下,表示真的很大的意思。

  吴李氏眼睛一亮,仔细端详小男孩,感觉越看越像,“你们家是不是有一个很多人读书的地方?”

  “是!”小男孩快速的回答,“爷爷总让我读书,我不想读,就偷跑出去和他们玩。”

  吴李氏笑了一下,“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出嫁时,大嫂刚刚怀孕,这几年没怎么联系,没想到就这么大了。”

  “嫂子,你是说他是你打外甥。”吴金芳睁大眼睛问道。

  “应该是,金芳,你让隔壁的二柱给我大哥家捎个话,问是不是孩子找不到了。”

  吴金芳应了话,出去传话去了。

  三小都围绕着新出生的小娃娃好奇的看着。

  吴李氏自从嫁到没人留村就和娘家没怎么联系,她有三个哥哥,两个考中秀才后搬到了县城,只有大哥还在村子里面帮助李秀才管理私塾。吴李氏和三个哥哥不是一个娘生的,她母亲是继室,所以和哥哥们并不亲,李秀才又是一个古板的人,平常捎话也是叮嘱她要克尽妇道,她娘也是大门不出。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农村的生活本就简朴,吃过煮熟的鸡蛋,三个孩子被安排到西屋睡觉。睡前,吴王氏将两个孩子狠狠训骂了一顿。

  冬天的晚上开始刮起风来,呼啸的风打的窗棱啪啪作响,屋里面黑的不见五指,捡娃隐约听见自己的表哥和弟弟均匀的呼吸声,可是自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就是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里面就像有一个小猫爪在不停的抓弄着自己的心脏。

  忽然他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不是动物的声音,也不是大人走步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他有些害怕,心里面很紧张。小手紧紧抓住被子,声音似乎是从院外的墙根处传来。

  静静的夜晚,只有他一个人在紧张害怕,后来他就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刚刚吃过早饭,吴李氏的哥哥就来了,也就是捡娃和小虎的大舅。

  李泽林是个面目白皙,身材清瘦的男人,眉宇间和吴李氏有些相像,身上穿着精细的棉布,说话谈吐很有教养,对吴王氏也很尊敬,这让吴王氏有些小小的激动,平常的大嗓门也刻意的调低了很多。

  兄妹两人谈了一些话,说的比他们在家时说的总和还多,李泽林也发现自己的妹妹似乎和他们一样保持着某种家族的特质,也就亲近起来。

  李泽林将三儿带回家,两家开始了平常的来往,慢慢的开始亲厚。

  怪事就是在李泽林走后,刚出生的妹妹开始哭泣,不是饿了,也不是尿布该换了,就是一直的哭,就像出生的小猫,哭的吴王氏和吴李氏都一阵犯愁,终于傍晚,妹妹吃了点奶,也许是哭累了,也就睡着了。

  小虎被禁足在家中,当然捡娃也留在家中,可是捡娃随着妹妹的哭声,总感觉自己很烦躁。小虎是第一个察觉出来的,因为哥哥从来都是一副木木的样子,可是今天哥哥总是皱着眉头,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咬着牙齿。最后,小虎决定还是找了一个长长的棍子,在后院幻想自己是位大将军,与大坏蛋打仗。

  当四周陷入深夜的沉寂,呼啸的寒风在外边肆无忌惮的怒吼,小虎仍然一副没心没肺的睡着。捡娃又听见了那种声音,只不过这种声音上次是在院子外边,这次是在院子里面,它反复来回的在院子行走,仿佛在试探着什么。

  捡娃猛然坐起身,死死的盯着窗户,黑乎乎的窗户根本看不见外边。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也感觉外面的东西也在看着他。身体一软,眼睛紧闭躺在炕上。

  他梦见自己在飞,四周有好多的奇怪的鸟儿,还有好多的人在冲着他微笑,这是他做过最快乐的梦,放佛这才是属于他的世界。

  第二天一早,捡娃和小虎到吴李氏的屋里面吃饭,吴王氏这两天在照顾儿媳妇,也在这里吃。闲聊中,和媳妇说起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