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奇幻] Hunter (27)

  

  ? 女子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不知该从何说起般沉默了许久。

  ? 奥萨斜靠在餐桌上,耐心地等待着她开口。

  ? “你们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时,他突然醒了。”莱耶看着躺在床上的青年说道:“一开始他还有些茫然,但是看到我以后就突然清醒了。”

  ? “之后呢?”奥萨面不改色地问道。

  ? “他看着外面你们搞出来的冲天火光非常惊讶。”莱耶绞着手继续说道:“当我告诉他这是你们的所作所为时,他回忆起之前与你们发生冲突的事情,说幸好你们没有用这样的力量来对付他。”

  ? “这不重要。”奥萨冷冷地提醒道:“说重点。”

  ? “我告诉了他你们告诉我的事情。”她咬住自己的下唇说道:“然后拿出那条项链作为证据给他看……”

  ? “你不该告诉他的。”奥萨打断道。

  ? “那么要让他一辈子活在缥缈的希望中吗?”莱耶猛地抬起头来怒视着奥萨说道:“要让他在这个小镇里一直守望着远方,等待着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回来吗?”

  ? “哪怕是缥缈的希望,哪怕是永远的守望。”奥萨轻轻地说道:“如果这是他的希望,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去击碎它呢?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这件事情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甚至是足以摧毁他活下去的欲望的事件。”

  ? 莱耶沮丧地垂下眼睑,没有答话。

  ? “你想让他走出这个阴影,但他不一定想要走出来。”奥萨继续说道:“或许由我来说这些话有些太妄自菲薄了,但你的行为过于急迫而不顾后果了。”

  ? “但是他为什么不放弃呢!”她用力地攥住床上青年的衣袖,泪流满面地向奥萨喊道:“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为什么还要去等待她?我那么爱他!为什么他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为什么一定要守望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为什么要每天去镇子的入口处去眺望远方!为什么就不能忘了她?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啊……”

  ? 她埋下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 “继续说。”奥萨耐心地等了几分钟后说道:“之后他做了什么?”

  ? “他看了那条项链很久很久,激动地说这条项链不是那个人的——但是我看到他哭了。”莱耶擦去眼角的泪水,抽噎着继续说道:“然后他就突然拿起剑说要去杀了'厄兆'……明明他刚刚感叹过还好'厄兆'对他手下留情,没有使用火焰的力量……”

  ? “他是在寻死。”奥萨冷冷地判断道:“他在知道自己肯定无法战胜我的情况下来故意送死。”

  ? “如果我能够变成他等待的那个人就好了。”莱耶近乎痴狂地咬着牙说道:“我好羡慕她……为什么她就算是死去了也可以独占他的那份爱,而我却连渣滓都分不到……”

  ? “在他眼里,你是什么样子的?”奥萨冷不丁地问道。

  ? “这还用说吗。”艾比在心中想道:“既然显现的形象是最亲密的人,那么肯定是那个他一直等待的人了。”

  ? “他跟你一样。”女子呆滞地说道:“不受诅咒影响,看到的是我原本的样子。”

  ? “原来如此。”奥萨双手交叠在胸前说道:“那么镇子里的人是怎么认出你的?”

  “我一直戴着一串项链。”女子指了指胸口的那块月牙形的碧玉:“他们只要看到这个就知道是我。”

  ? “为什么他会不受诅咒影响?”奥萨瞥了一眼昏迷的青年:“你有头绪吗?”

  ? 莱耶悲伤的摇了摇头,轻轻地将从额头上垂挂下来的一小撮白色头发拨到一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青年旁边。

  ? “我们将这里的混沌都消灭了。”奥萨盯着她看了许久后说道:“我估计那名法师的目的应该是实验混沌的威力,所以大概不会走得很远。我们现在就起身去追,你们自己保重。”

  ? “我知道了。”女子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你们去吧。”

  ? “哦,还有一件事。”奥萨在门口突然停住脚步说道:“之前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我感到很抱歉。”

  ? 莱耶愣了愣,然后苦涩地笑了起来。

  ? “你用不着感到抱歉。”她摇着头说道:“或许你说的没错……我的内心深处就是这么想的吧……我太想拥有他的爱了,而这种渴望……或许已经要达到疯狂的范畴了。”

  ? “渴望爱没有什么错。”奥萨平淡地说道:“没有什么疯狂不疯狂的,有些人活着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追求他人的爱吗?”

  ? “你说的没错。”莱耶缓缓地说道:“这种渴望过去一直伴随着人类……今后也不会离开——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 “说吧。”

  ? “你曾渴望过他人的爱吗?”

  ? “很遗憾。”奥萨头盔下那只金红色的独眼像鬼火一般诡异地闪烁了两下:“从未有过。”

  ? “那么我便为你祈祷吧,'厄兆'。”莱耶说道:“终有一日,你会遇到你所爱之人与愿意给予你爱之人。”

  ? “没有这个必要。”奥萨顿了顿:“但我收到这份祝福了。”

  ? “愿您一路顺风而行。”

  ? “再见。”

  ? 两人走出了屋子,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远方云朵投下的阴影之中。

  ? “我会得到那份爱的。”白发的女子望着远空喃喃地说道:“无论是怎样的方法……”

  ? ……

  ? “你对于那个法师的去向有什么头绪吗?”艾比拉了拉奥萨风袍的袖子问道:“我们除了知道他向着西北方向走以外还有什么线索吗?”

  ? “法师们通常不会掩藏自己的痕迹。”奥萨回答道:“魔法的痕迹一般可以留存很久,我们可以凭借它们去寻找这个法师的去向。”

  ? “他会感觉到自己留下的混沌被消灭了吗?”

  ? “或许会吧。”奥萨平静地说道:“如果他在回来查看的路上遇到我们,那么多少还会省事一些。”

  ? “最好是这样……”艾比忧心忡忡地说道:“你有信心击败一个法师吗?”

  ? “说实话。”奥萨冷冷地说道:“没有——不如说我特别不擅长对付法师。”

  

  六道众生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7

  2019.08.23 08:23

  字数 2045

  

  ? 女子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不知该从何说起般沉默了许久。

  ? 奥萨斜靠在餐桌上,耐心地等待着她开口。

  ? “你们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时,他突然醒了。”莱耶看着躺在床上的青年说道:“一开始他还有些茫然,但是看到我以后就突然清醒了。”

  ? “之后呢?”奥萨面不改色地问道。

  ? “他看着外面你们搞出来的冲天火光非常惊讶。”莱耶绞着手继续说道:“当我告诉他这是你们的所作所为时,他回忆起之前与你们发生冲突的事情,说幸好你们没有用这样的力量来对付他。”

  ? “这不重要。”奥萨冷冷地提醒道:“说重点。”

  ? “我告诉了他你们告诉我的事情。”她咬住自己的下唇说道:“然后拿出那条项链作为证据给他看……”

  ? “你不该告诉他的。”奥萨打断道。

  ? “那么要让他一辈子活在缥缈的希望中吗?”莱耶猛地抬起头来怒视着奥萨说道:“要让他在这个小镇里一直守望着远方,等待着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回来吗?”

  ? “哪怕是缥缈的希望,哪怕是永远的守望。”奥萨轻轻地说道:“如果这是他的希望,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去击碎它呢?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这件事情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甚至是足以摧毁他活下去的欲望的事件。”

  ? 莱耶沮丧地垂下眼睑,没有答话。

  ? “你想让他走出这个阴影,但他不一定想要走出来。”奥萨继续说道:“或许由我来说这些话有些太妄自菲薄了,但你的行为过于急迫而不顾后果了。”

  ? “但是他为什么不放弃呢!”她用力地攥住床上青年的衣袖,泪流满面地向奥萨喊道:“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为什么还要去等待她?我那么爱他!为什么他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为什么一定要守望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为什么要每天去镇子的入口处去眺望远方!为什么就不能忘了她?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啊……”

  ? 她埋下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 “继续说。”奥萨耐心地等了几分钟后说道:“之后他做了什么?”

  ? “他看了那条项链很久很久,激动地说这条项链不是那个人的——但是我看到他哭了。”莱耶擦去眼角的泪水,抽噎着继续说道:“然后他就突然拿起剑说要去杀了'厄兆'……明明他刚刚感叹过还好'厄兆'对他手下留情,没有使用火焰的力量……”

  ? “他是在寻死。”奥萨冷冷地判断道:“他在知道自己肯定无法战胜我的情况下来故意送死。”

  ? “如果我能够变成他等待的那个人就好了。”莱耶近乎痴狂地咬着牙说道:“我好羡慕她……为什么她就算是死去了也可以独占他的那份爱,而我却连渣滓都分不到……”

  ? “在他眼里,你是什么样子的?”奥萨冷不丁地问道。

  ? “这还用说吗。”艾比在心中想道:“既然显现的形象是最亲密的人,那么肯定是那个他一直等待的人了。”

  ? “他跟你一样。”女子呆滞地说道:“不受诅咒影响,看到的是我原本的样子。”

  ? “原来如此。”奥萨双手交叠在胸前说道:“那么镇子里的人是怎么认出你的?”

  “我一直戴着一串项链。”女子指了指胸口的那块月牙形的碧玉:“他们只要看到这个就知道是我。”

  ? “为什么他会不受诅咒影响?”奥萨瞥了一眼昏迷的青年:“你有头绪吗?”

  ? 莱耶悲伤的摇了摇头,轻轻地将从额头上垂挂下来的一小撮白色头发拨到一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青年旁边。

  ? “我们将这里的混沌都消灭了。”奥萨盯着她看了许久后说道:“我估计那名法师的目的应该是实验混沌的威力,所以大概不会走得很远。我们现在就起身去追,你们自己保重。”

  ? “我知道了。”女子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你们去吧。”

  ? “哦,还有一件事。”奥萨在门口突然停住脚步说道:“之前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我感到很抱歉。”

  ? 莱耶愣了愣,然后苦涩地笑了起来。

  ? “你用不着感到抱歉。”她摇着头说道:“或许你说的没错……我的内心深处就是这么想的吧……我太想拥有他的爱了,而这种渴望……或许已经要达到疯狂的范畴了。”

  ? “渴望爱没有什么错。”奥萨平淡地说道:“没有什么疯狂不疯狂的,有些人活着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追求他人的爱吗?”

  ? “你说的没错。”莱耶缓缓地说道:“这种渴望过去一直伴随着人类……今后也不会离开——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 “说吧。”

  ? “你曾渴望过他人的爱吗?”

  ? “很遗憾。”奥萨头盔下那只金红色的独眼像鬼火一般诡异地闪烁了两下:“从未有过。”

  ? “那么我便为你祈祷吧,'厄兆'。”莱耶说道:“终有一日,你会遇到你所爱之人与愿意给予你爱之人。”

  ? “没有这个必要。”奥萨顿了顿:“但我收到这份祝福了。”

  ? “愿您一路顺风而行。”

  ? “再见。”

  ? 两人走出了屋子,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远方云朵投下的阴影之中。

  ? “我会得到那份爱的。”白发的女子望着远空喃喃地说道:“无论是怎样的方法……”

  ? ……

  ? “你对于那个法师的去向有什么头绪吗?”艾比拉了拉奥萨风袍的袖子问道:“我们除了知道他向着西北方向走以外还有什么线索吗?”

  ? “法师们通常不会掩藏自己的痕迹。”奥萨回答道:“魔法的痕迹一般可以留存很久,我们可以凭借它们去寻找这个法师的去向。”

  ? “他会感觉到自己留下的混沌被消灭了吗?”

  ? “或许会吧。”奥萨平静地说道:“如果他在回来查看的路上遇到我们,那么多少还会省事一些。”

  ? “最好是这样……”艾比忧心忡忡地说道:“你有信心击败一个法师吗?”

  ? “说实话。”奥萨冷冷地说道:“没有——不如说我特别不擅长对付法师。”

  

  ? 女子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不知该从何说起般沉默了许久。

  ? 奥萨斜靠在餐桌上,耐心地等待着她开口。

  ? “你们在外面不知道干什么时,他突然醒了。”莱耶看着躺在床上的青年说道:“一开始他还有些茫然,但是看到我以后就突然清醒了。”

  ? “之后呢?”奥萨面不改色地问道。

  ? “他看着外面你们搞出来的冲天火光非常惊讶。”莱耶绞着手继续说道:“当我告诉他这是你们的所作所为时,他回忆起之前与你们发生冲突的事情,说幸好你们没有用这样的力量来对付他。”

  ? “这不重要。”奥萨冷冷地提醒道:“说重点。”

  ? “我告诉了他你们告诉我的事情。”她咬住自己的下唇说道:“然后拿出那条项链作为证据给他看……”

  ? “你不该告诉他的。”奥萨打断道。

  ? “那么要让他一辈子活在缥缈的希望中吗?”莱耶猛地抬起头来怒视着奥萨说道:“要让他在这个小镇里一直守望着远方,等待着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回来吗?”

  ? “哪怕是缥缈的希望,哪怕是永远的守望。”奥萨轻轻地说道:“如果这是他的希望,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去击碎它呢?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这件事情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甚至是足以摧毁他活下去的欲望的事件。”

  ? 莱耶沮丧地垂下眼睑,没有答话。

  ? “你想让他走出这个阴影,但他不一定想要走出来。”奥萨继续说道:“或许由我来说这些话有些太妄自菲薄了,但你的行为过于急迫而不顾后果了。”

  ? “但是他为什么不放弃呢!”她用力地攥住床上青年的衣袖,泪流满面地向奥萨喊道:“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为什么还要去等待她?我那么爱他!为什么他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为什么一定要守望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为什么要每天去镇子的入口处去眺望远方!为什么就不能忘了她?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啊……”

  ? 她埋下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 “继续说。”奥萨耐心地等了几分钟后说道:“之后他做了什么?”

  ? “他看了那条项链很久很久,激动地说这条项链不是那个人的——但是我看到他哭了。”莱耶擦去眼角的泪水,抽噎着继续说道:“然后他就突然拿起剑说要去杀了'厄兆'……明明他刚刚感叹过还好'厄兆'对他手下留情,没有使用火焰的力量……”

  ? “他是在寻死。”奥萨冷冷地判断道:“他在知道自己肯定无法战胜我的情况下来故意送死。”

  ? “如果我能够变成他等待的那个人就好了。”莱耶近乎痴狂地咬着牙说道:“我好羡慕她……为什么她就算是死去了也可以独占他的那份爱,而我却连渣滓都分不到……”

  ? “在他眼里,你是什么样子的?”奥萨冷不丁地问道。

  ? “这还用说吗。”艾比在心中想道:“既然显现的形象是最亲密的人,那么肯定是那个他一直等待的人了。”

  ? “他跟你一样。”女子呆滞地说道:“不受诅咒影响,看到的是我原本的样子。”

  ? “原来如此。”奥萨双手交叠在胸前说道:“那么镇子里的人是怎么认出你的?”

  “我一直戴着一串项链。”女子指了指胸口的那块月牙形的碧玉:“他们只要看到这个就知道是我。”

  ? “为什么他会不受诅咒影响?”奥萨瞥了一眼昏迷的青年:“你有头绪吗?”

  ? 莱耶悲伤的摇了摇头,轻轻地将从额头上垂挂下来的一小撮白色头发拨到一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青年旁边。

  ? “我们将这里的混沌都消灭了。”奥萨盯着她看了许久后说道:“我估计那名法师的目的应该是实验混沌的威力,所以大概不会走得很远。我们现在就起身去追,你们自己保重。”

  ? “我知道了。”女子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你们去吧。”

  ? “哦,还有一件事。”奥萨在门口突然停住脚步说道:“之前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我感到很抱歉。”

  ? 莱耶愣了愣,然后苦涩地笑了起来。

  ? “你用不着感到抱歉。”她摇着头说道:“或许你说的没错……我的内心深处就是这么想的吧……我太想拥有他的爱了,而这种渴望……或许已经要达到疯狂的范畴了。”

  ? “渴望爱没有什么错。”奥萨平淡地说道:“没有什么疯狂不疯狂的,有些人活着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追求他人的爱吗?”

  ? “你说的没错。”莱耶缓缓地说道:“这种渴望过去一直伴随着人类……今后也不会离开——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 “说吧。”

  ? “你曾渴望过他人的爱吗?”

  ? “很遗憾。”奥萨头盔下那只金红色的独眼像鬼火一般诡异地闪烁了两下:“从未有过。”

  ? “那么我便为你祈祷吧,'厄兆'。”莱耶说道:“终有一日,你会遇到你所爱之人与愿意给予你爱之人。”

  ? “没有这个必要。”奥萨顿了顿:“但我收到这份祝福了。”

  ? “愿您一路顺风而行。”

  ? “再见。”

  ? 两人走出了屋子,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远方云朵投下的阴影之中。

  ? “我会得到那份爱的。”白发的女子望着远空喃喃地说道:“无论是怎样的方法……”

  ? ……

  ? “你对于那个法师的去向有什么头绪吗?”艾比拉了拉奥萨风袍的袖子问道:“我们除了知道他向着西北方向走以外还有什么线索吗?”

  ? “法师们通常不会掩藏自己的痕迹。”奥萨回答道:“魔法的痕迹一般可以留存很久,我们可以凭借它们去寻找这个法师的去向。”

  ? “他会感觉到自己留下的混沌被消灭了吗?”

  ? “或许会吧。”奥萨平静地说道:“如果他在回来查看的路上遇到我们,那么多少还会省事一些。”

  ? “最好是这样……”艾比忧心忡忡地说道:“你有信心击败一个法师吗?”

  ? “说实话。”奥萨冷冷地说道:“没有——不如说我特别不擅长对付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