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高人想杀白风夺宝剑,白风说:我收你为徒,不要活人

  小乞丐一句剑来,便把骷髅小白的宝剑弄到手里,着实让白风目瞪口呆。

  “小乞丐,你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你求我啊,来求我啊。”小乞丐把玩着宝剑,瞥着白风又道:“求我,我也不告诉你!”

  正当小乞丐自鸣得意的时候,骷颅小白一伸手,嗖一声,宝剑又回到骷髅手中。

  “剑来!剑来!剑怎么不来了呢?”小乞丐郁闷的,绕着骷髅左盯右看,剑还是牢牢掌握在小白手中。

  “哈哈!你赶紧求小白啊!求小白,它会告诉你的!”白风嘲讽道。

  “嘿,本姑......公子还不信,斗不过你个骷髅人!”小乞丐不死心,在那认真施展道术,可惜任他如何,宝剑依然牢牢掌握咋骷髅手里,最终小乞丐懊恼的放弃了。

  “你把那个道术,交给我呗,我试试?毕竟小白是我召唤出来的,怎样?”白风循循善诱的说道。

  “就你还想骗我道术?”小乞丐瞅着白风像是看白痴一样。

  白风觉得这小乞丐精明的很,恐怕要把道术弄到手没那么容易,得从长计议,至于如何计议,白风一时半会也没有个头绪。

  于是白风也不理会小乞丐,便向领着骷髅小白向万界城走去。

  白风到达万界城后,便见街上妖族数量明显减少很多,行人匆匆,人心惶惶。颇为惊奇,便寻得一人族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那人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白风,话也不回的就匆匆离去。

  白风摸了摸下巴,心里想着肯定是出大事了!赶紧寻得一家人族客栈,里面客人稀少,白风忙问小二道:“我刚跟师傅出去历练回来,请问出什么大事了?”

  小二把娜拉道场与葬月狼王的传言告诉了白风,并说道,“现在只要是战士人人都可以免费兑换《御妖诀》,为此妖族和人族开战了!”

  小二话音刚落,北方夜空便亮起了七彩霞光,隐约看到一杆黑枪和一个号角。而后一个团耀眼的白光亮起,紧接着两色光晕撞到了一起,天空升腾起各色华光和白色的云气化成一个蘑菇云朵,那蘑菇云的底端像是被天狗吃了一般,黑的无比深邃,像是能吞噬人的眼光一般。

  白风赶紧收回目光甩了甩头,而后就感觉一股惊人的气息,压迫着他,让他发自灵魂的颤抖。随之而来,整个客栈都一阵晃动!

  “怎会如此恐怖?!”白风震惊的望向天边,见空中又多出了一团蓝色火焰,隐约能看到一把短锤的影子。而后便见一杆金光闪耀的通天长棍从天际而来,无限拉长,猛然砸下,白风看着都感觉头晕目眩,像是自己被砸中一般,软瘫在地。回头一看店小二以及几名客人早都蜷缩在地浑身颤抖,只有骷髅淡定的站着,白骨下巴昂起似乎也望向北天。

  而这时,门口来了一个客人,白风一看竟是小乞丐,他像是没事人一样,一蹦一跳的,见倒地的白风嘲笑道:“几把没被激活的帝兵,就把你吓成这样了?”而后看看骷髅小白,颇为惊讶,又打量了一番,而后转头认真的对白风说道:“你是骷髅包养的?”

  那威能瞬间消失,白风才站起来瞥着小乞丐,“不服气?你也可以去求包养!”

  只见小乞丐一愣,而后骂道:“你个不要脸的混球儿!”

  白风刚欲说话,却见北边天际又亮起火光混喊着淡淡的蓝白,只是没有了刚才那种威势。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四灵城那边妖族和人类联盟打起来了么。”小乞丐见白风望向北边说道。

  “四灵城?一看你就胡说八道。”白风略微疑惑的说,他太熟悉大陆异闻野史了,自然也了解许多用兵之道,妖族打四灵城干什么?又守不住!

  “我今天早上还在四灵城!”小乞丐摇了摇头又说道,“你人太笨,这都想不明白,没救喽!”说着便向以爬起来的掌柜走去。

  “来一间上房,账记在那位呆瓜身上。”

  老本一声好咧,便命小二领小乞丐去房间,都不带征求下白风的意见。对此,白风一脸憎恶,却也觉得小乞丐挺可怜,衣服破破烂烂的,也就没放在心上。

  几个月都没有洗个澡,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的白风,赶紧就去洗澡,刚洗完穿了衣服出来,便见窗外有人,白风以为是师父潘老,就追了出去,小白慢慢跟随其后。

  直到万界城外,那黑衣人才停下。

  “哼!还怕你小子不敢追来呢!”

  “阁下是哪位?”白风这才觉察对方来者不善。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我名字的,要怪就怪你,得到了不该得到东西!”那人说话间,瞬间悬浮于空中,身体时隐时现。

  是明灭境强者!白风内心震惊道。他对于炼体、道孕、纳魂、风行、明灭、神游每个层级的特点都一清二楚,这得益于他海量的阅读。

  大敌啊!真是丧到家了!怎么平生第一个死敌就是超过自己两大境界的!白风心里那个恨啊,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

  只见黑衣人随手一拳,一个金色凝实的元力拳印便向白风轰来。白风只觉得身体像是僵硬了一般,行动艰难,白风立即调动元力才略微好转。

  一招斗战降龙拳打出,只见一只灰黑色夹杂着白色光点的能量长龙从白风拳头里呼啸而出。紧接着,一声龙吟,月光为之一滞,那金色元力拳印更是一顿,瞬间被白风灰色长龙吞入腹中,然而龙身像是有一坚硬无比的东西急速穿梭,金色拳印破龙而出,直向白风而来。

  白风赶紧又一斗战破魔拳击出,与那金色拳印相撞,白风倒飞而出,几百米,连连口吐鲜血。

  境界差距太大了!即便白风到达了纳魂九层,领悟了斗战第九式,降龙拳!也完全不能抵挡明灭境高手随意一招。

  “嗯?没死?小子你倒是个人才,老夫突然有点想收你为徒了!只要你乖乖交出那把宝剑!”那明灭境黑衣人一步跨到白风跟前说道。

  “你个老不死的,不要脸对一个年轻人出手,还有脸收徒!还要我的宝剑!”白风怒骂着,而后一口吐出嘴里鲜血,“我呸!”

  “小子!有骨气,那你就去死吧!”黑衣人微怒道。

  只见又一朴实无华,一拳大小的金色拳印,向倒地的无法站起的白风轰来。白风第一次感觉死亡向自己逼近,想起和蛮蒙、廖青、叶子的宏伟理想,想起了父亲临走时的话,他内心极度不甘,我不能死,不能死。

  “剑来!”白风撕心裂肺的喊道。

  骷髅掌控的宝剑瞬间,到了白风手里,他刹那便感觉全身的亡灵元力为之雀跃,而后霍然而起,眼睛里冒着蓝光,用尽全身元力,一剑挥出。

  夜太静,毫无波澜;月太美,银光万缕!

  这一剑没有任何声势,悄然无息;没有任何光华,漆黑如墨。

  这一剑,斩断月光千万,金色拳印瞬间一分为二,湮没在暗夜。那明灭境黑衣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切,来不及抵挡,腰间一条黑线,向两边扩散,那满脸的狰狞,瞬间化为灰烬。

  “嗯,还是我收你为徒吧,活人不要!”蓝眼白风走过去,抓起一把黑衣人所化的灰烬,说道。

  骷髅小白不知何时走来,一伸手,宝剑又回到了骷髅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