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还记得2016年9月16日吗?演员、歌手乔任梁在上海意外身亡,年仅28岁。其经纪公司发表声明称,乔任梁从去年罹患抑郁症,备受折磨,最终“他用最决绝的方式摆脱不可承受之病痛,与世诀别。”逝者已矣,愿一路走好。

  回顾娱乐圈,抑郁成疾,欢笑背后独自舔伤又何止乔任梁一人。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哪些人容易抑郁?是否文艺界的人更容易抑郁?抑郁如何治疗?且看一位中医眼中的抑郁。

  中医其实是不分科的,看病的时候,我们会先把症状、中医的诊断、西医的诊断先放在一边,我们如实地看这个人,看他的神色形态,或者说看他的神、气、形三个部分。

  不管是抑郁症、焦虑症,还是神经衰弱,或者人际敏感,这类问题属于现代医学里的心身障碍,在传统中医里面都属于神志病,或者是病在“神和气”的层次。

  中医的长处,就是从神和气的层次来处理问题,即使已经到了现在西医所说的躯体层次,我们仍然会首先考虑“神和气”有什么可以调整的部分。而抑郁症这类神志病,更加偏重于神气部分的调整。

  先跳出在大学学过的中医内科学的脏腑辨证,仅仅从观察来说,一般容易得这一类疾病的人,主要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

  神气敏感型

  神气胜形 阳过度,阖不住

  这类人长相比较清秀,骨骼也比较清秀,肌肉不是那么厚实,皮肤看起来也比较干净,有的皮肤比较嫩、比较薄,在年轻女性或者是小孩子身上,还会有透过皮肤看到血管的感觉。

  这样一个形体,是比较薄弱,不是那么丰厚的,如果神也是敏感的,那么就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这一类人,我们叫作高敏感度、低稳定性。他能接受到周围各种各样的信息,对大多数人没有太多影响的地方,比如说大超市、电影院,或者拥挤混乱的火车站,对他来说会很难受,因为周围的信息量很大,对他会有一种冲击。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这类人在西方比较多见,在中国香港、台湾、澳门,还有东南亚华人中,敏感的人要比我们大陆的人多一点。原因是南北的问题,还有社会文化教育这些因素。

  案例

  2006年我在上海,有一个新西兰的病人,是瑜伽师,29岁,很漂亮,每天做瑜伽,吃素,非常小心地控制饮食,整个人非常干净。她到了上海大概三个月,一直不舒服,去上海几家大医院看病,做了各种检查,查不出任何原因,最后医院给她的诊断是抑郁症或是焦虑症。

  她属于神气敏感型,形体也比较干净单薄,涵不住。她在西方生活的环境比较安静、整肃,人口密度比较小。而上海的常住人口就有两千多万,信息量过于浓稠、复杂而且震荡,对她来说就有一些困难。

  这类病人比较好调,因为她的形没有问题,只是气机受到了一些干扰,收不住,主要的原因是在神的部分。治疗上,一是通过交流,让她了解自己的精、气、形、神的格局,和目前的情况;二是用了一些中药和针灸。

  对于这类患者,针灸效果比较明显,比较适合用轻柔的手法。比如在百会轻轻扎一针,有时一针就可以了。至于用药,《神农本草经》有一些药物可以参考,尤其是上品都是属于治神的,安神定志,甚至还有祛鬼魅邪气的。

  如果病人还不存在有鬼魅邪气的情况,用点朱茯苓,比如说10~15克,再加生龙骨15克,生甘草3克,如果虚的话可以加人参1克,不需要太多。人参也有安神定志,安魂魄的作用。这样一个比较柔的方子,适合神气灵敏又比较通的人。

  如果这一类敏感型的人,他的思维比较强,或者他的意志比较强,会在身体尤其是头部形成一些堵塞点。

  我发现长期紧张工作,本身又是战士型的人,一般会在脑后的风池、风府和天柱等地方形成一些很紧的区域,在前面头维、神庭还有百会会有一些封闭点。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用我们传统的观点来说,他其实是属于后天的志意过用了,挡住了人跟外界天地之气的接通。

  百会这个穴位,有点像一个接通点,像天线。比如老式的电视,如果天线坏掉了,就收不到清晰的图像了。人也是这样,在百会轻轻扎一针,有重新接通的作用。

  这一类人需要打开百会、风池、头维。这几个穴位比我们学过的太冲、内关的效果更好一点。

  第二种

  形体厚重,志意过强

  形胜气 阴过盛,打不开

  人的形气神有一定的相关性,但不都是这样。比如志意比较强的人,通常他们的身形也会比较厚重一点,甚至会显得有一点浊。

  思维比较多,志意比较强,身体比较厚重的人,除了用针打开头部的郁结点外,药物上可以用风药。

  对于北方的、体质比较强盛的人,可以用《伤寒论》张仲景的通阳药,或者孙思邈的行风气药,比如羌活、独活、防风、柴胡、麻黄、桂枝等。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但是这一类行风气药,本身有一些辛温的力量,所以对于体内有瘀滞,有郁热的人就不太合适,我会用我的老师宋祚民先生教的温病思路,轻灵疏透的方法。

  这是宋老跟他的老师孔伯华先生学的,用微苦微辛、微甘,其实没有太多味道,但是流通型的,比如说桑叶、桑枝、菊花、路路通、薄荷、防风、荆芥等,这一类药物,也是属于行风气药。所以对于形胜气的人,用行风气药,大致是这样一个思路。

  第三种

  失志伤精

  第三种人,我们叫作精血亏虚,失志或者伤志的。他也可能是第一类和第二类病人的中晚期,就是发展到一定时候,他的阴阳气血耗得差不多了,神气也耗得差不多了。

  当一个人的能量、气血不足的时候,其实他的情感、思维,甚至行动力和社会交往,都会处在一个低版本的状态,就跟电脑一样。

  电脑里有各种各样的程序,当内存和空间很大,程序不冲突的时候,我们可以运行最高版本的软件,速度很快,能处理很多的比较复杂的软件,但是当内存不够的时候,会自动选择低版本的程序,避免死机。

  我们每个人的大脑思维活动和情感过程,有不同版本的程序。当一个人处在比较虚弱的时候,会自动选择比较低版本的,所以会被动一点、消极一点。

  但是,现代医学还看不到这一点,它只是在行为、情感、思维、认知上,去处理和调整,还没有看到背后——我们的神和气。所以这个部分是中医非常有潜力的部分。

  《黄帝内经》里说,阴阳气血不足者,不合适针,应调以甘药。(“气血阴阳俱不足,勿取以针,而调以甘药者是也。” 《黄帝内经?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所以,我们可以根据他的阴阳气血的状态,来随症治之。

  为什么文艺界的人更容易抑郁

  文艺界的人在精神上、情感上、体能上,人为的消耗、开阖、激惹、伤害过大,确实更容易出现一些心理问题。

  第一种情况

  演了不好的角色,入戏太深

  我在北京有段时间给一些演员看过病,有个演员来找我,她说三年没接戏了,之前接了一部戏,好像是演一个女鬼,入戏太深,最后出不来了,整个身心都非常糟糕,没办法再工作了。

  第二种情况

  需要被人关注,满足别人对他的期待

  所以,即使是一个定力很高的人,也很难一直去做真正的自己。

  这在心理学上面叫作镜像效应,对大部分人来说,我们变成什么样,其实很大程度来自于社会对我们的反馈,社会像是一个大镜子,镜子里是什么,我们就以为自己是什么。

  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根据社会方方面面给我们的回应,然后,我们在无意识中,就选择了自己变成什么样,尤其是对于高敏感度低稳定性或者志意不是很强的人,很容易被社会塑造。

  另外一个极端,是志意过强,过强的人一般容易成功,但是,又容易呆在他的成功模式中出不来。

  所有的神志病,其实是他生活的总和。所以如果只是把它当成是大脑里多巴胺的问题,吃一些药物来控制,从逻辑上是讲不通的。他生活当中有重重的困难和太多没有处理的问题,太多没有下完的棋,该说没有说、该做的没做、该停的没停、该了没了的情……这些问题导致了他的神机和气血的逆乱,最后出现在身心上各种症状。

  所以真正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只能是他自己,重新认识自己、重新认识生活、重新开始调整。医生只是一个助缘。当他愿意重新开始的时候,这个病就好治了。

  从本质上来说,一个人在长长地一生中,不可能每天都很高兴,某段时间不高兴、难过、低落,是非常正常的,睡不着觉也是很正常的。问题是,我们的神识会牢牢地把它抓住,越是确切的诊断命名,越是容易抓住。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我碰到很多病人会把某个症状牢牢抓住,抓住之后,开始会觉得这是不正常的。那么,这个流动的神机就被卡住了。卡住之后,他日常生活中所有面向的自然流动过程就都卡住了,他停下了他的正常生活,去找医生,定期吃药、做针灸或者是做心理咨询。这个过程一方面在消除他的症状,一方面也在强化他“我有病,需要治”这样一个意识。他像是躲进了精神的小黑屋。

  比如在80年代以前,我记得这一类病都叫神经衰弱。在60年代、70年代,更年期都是不多见的,90年代感觉更年期多起来了,然后到了1997年以后呢,开始更多的分类了,抑郁症流行了。2000年之后,随着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心理病人也开始爆炸般地出现了。

  有很多问题,如果它不是那么严重,真的有必要去找一个医生,确诊戴上这个帽子吗?

  就像现在的高血压、糖尿病一样,有不少是一时性的血压升高和一时性的血糖应激反应,结果就戴上了帽子。而心理活动是一个更加敏感、快速的应激反应。

  我也有过类似抑郁的状态,大学时就开始看心理学的书,发现心理学大师说过,一个正常的人一生当中至少会有三次抑郁,但是大部分的人自然就经过了,而有些人把它牢牢地抓住了,他放弃了正常的生活。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那么,我们要考虑的是,是什么原因让他愿意牢牢地抓住这个抑郁症呢?会不会是他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没有更多更好玩的事情?或者,他没有别的可以抓的东西了?

  很多人是愿意带病生存的,他其实还没有真的病,但是潜意识里愿意去做一个病人,以一个病人的角色生活在世间,这样的人很多。所以,这些情况我们要把它给分出来,不能光是给他治,否则的话,会强化他对于这个病象的抓取。

  运动是非常重要的调节手段

  运动是必须的,根据体质可以配合不同的运动。比如,跑步和太极,从中医来说,就是两个方向,开与阖。

  对于比如偏躁为主的人,本身的气机格局偏开,那选择阖一点的运动,所以以太极为主会更适合。对于本身瘀得比较厉害,不管是神、气还是形,乃至他的生活缺乏突破力的,那他的运动中,跑步的比例最好大一些。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太极可跟万老师学习,订阅专栏↓)

  李辛:哪些人易抑郁?你给自己戴上了抑郁的帽子?

  甚至有一些从来不敢表达、不敢说出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的人,我会建议先跑步一段时间,有了体力之后,再去做一些对抗性的训练,比如打网球、打乒乓球。然后体能、精神再往上一点,我会建议他去做一些对抗性的武术,比如咏春拳。因为这些人,他在生活当中从来都没有去对抗过,甚至不敢表达自己的立场,所以可以在这部分入手。

  运动的环境也很重要,比如跑步,如果有条件去自然的环境跑,自然环境在你跑步的时候能给你充电,比在跑步机上跑要好很多,尤其是不要一边看电视一边跑,也不要考虑自己已经跑了多远,也最好不带耳机。

  跑步的重点其实是,你在跑步的时候,专心致志地跟你的身体在一起,然后体会整个运动过程中自己身体的感受。现在很多人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情感的感受了,他过多地待在自己的思维和欲念的世界,过多地去关注外界,而这个状态都是神和气收不住的状态。

  所以,为什么我们建议练习比如太极拳、易筋经、八段锦,因为这种慢慢练的过程当中,最起码他会被动地把神意放在自己的身体上,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一切回归的开始。

  因为当他能把神意放在自己身体上的时候,就是他跟自己在一起了,他的脑袋在自己身上,回到了他的原点,现在这样的人可不多。这样的他,再来看他的世界和彼此的关系,才可能作出正确的调整。

  如果一个人不在自己的原点,而只是参考医生或者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给他提的建议来生活,其实是没有太多意义的。他必须有自己的罗盘,而身体其实是最重要的基础。

  饮食上需要注意的

  对于抑郁症或者精神心理方面的问题,饮食上没有特别的要求,主要注意脾胃的保养,还可以根据个人体质的厚薄,神气的清浊,在食物上进行厚薄清浊的调整。

  人很有意思,往往是本身已经偏浊的人,会喜欢去吃浊的食物;而本身已经过于干净,过于接受力不够的人,会去选择那些更干净的,这样就容易失中,容易偏掉,所以这个部分可以做一些调整。

  对这类病人,酒要小心,因为酒精会增加神的浑浊,而且,酒精也会增加肉体和情感部分的震荡,还有思维部分的复杂和混浊度,会增加多余的偏力。